写点什么

鸿蒙能成为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吗?

用户头像
小智
关注
发布于: 刚刚
鸿蒙能成为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吗?

6 月 2 日,鸿蒙又一场发布会如约而至。


从诞生之初的「PPT 系统」、「按揭开源」,到源码公布后的「套皮安卓」、「抄袭可耻」,再到如今的立场屁股之争,鸿蒙用两年不到的时间搅动了天下风云。


Go 语言之父 Rob Pike 早在 2000 年的时候就说过,“系统软件研究不再有意思了。”而在那个年代,Android、iOS 系统尚未问世,第一支 Symbian 手机也刚上市,没有人能预料到后来的移动操作系统会有沧海桑田般的巨变。


关于鸿蒙的技术原理和底层实现,我没有资格过多置喙。对于开源,我的态度向来很明确——让时间说真话。开源是建立信任、冲散阴影的最佳方式,每一次发版、每一次 issue 的反馈与解决,都是在给予社区最直观的态度。


因此,对于鸿蒙,我的态度也很明确——不看它说了什么,要看它做了什么。从技术路线的角度看,现阶段兼容 Android 生态无可指摘,未来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做到自主可控,靠的也并非华为一家之功。

我对鸿蒙的期待是——先成为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吧!

世界第三,难吗?

竞技体育曾有过一句名言——第二名是最大的输家。在商业层面上,这句话也同样成立,比如对技术、产品、资金资源要求颇高的云计算行业,就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残酷战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方,一般都自带庞大的用户群体、规模化的开发者资源、强大而完善的社区生态。而第二名及以下的挑战者们,往往需要花费更多。


另辟蹊径者不是没有,但成功者往往寥寥无几。操作系统领域并不是一个新事物,也远远谈不上什么新技术,这只是一个在 20 年前就被人评价为“没什么意思”了的行业。但在中国,操作系统行业却是“缺芯少魂”之痛中的重要一环。


鸿蒙最终构建的蓝图,就是华为 slogan 的终极体现——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但在现阶段来看,最受关注的,仍旧是在移动端发布的鸿蒙系统。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移动端鸿蒙系统仍旧是现阶段发展的重心和关注焦点。


在 Android、iOS 雄霸的时代,也有过一批全新面貌的操作系统曾在两大巨头的夹缝中求生存。而时至今日,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谁曾是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 

Firefox OS,另辟蹊径的失败

2016 年 2 月 5 日,是 Firefox OS 被盖棺定论的一天:2.6 版本后,Mozilla 将正式停止开发 Firefox OS。而这,距其诞生之日起不过 5 年时间。


Firefox OS 在设计之初,便选择了复用 Android 开源项目的代码,这种技术路线跟当前的鸿蒙有其相似之处,也是最为现实的选择。


当时的这个项目被称为“Boot to Gecko”,底层实现被称之为 B2G 架构。这个架构的独特之处在于彻底去除了 Android 中的整个 Java 层,取而代之的是通过 Gecko 渲染 Web 内容,借此实现近乎裸机运行的性能表现。按照 Mozilla 工程师的说法,这种设计使得 B2G 在性能方面具备了非常先进的优势,可以让 Web 内容获得类似原生代码的运行表现。


B2G 架构


工程实现上,B2G 项目开发团队证明了 Web 技术是可以用来打造智能手机的,同时整个 UI 界面也都可以用 HTML、CSS 和 JavaScript 来创建。2013 年的 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搭载 Firefox OS 的商业化手机正式亮相,首发设备包括 ZTE Open 和 Alcatel One Touch 两款手机。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后来也发布了搭载 Firefox OS 的智能手机——Ascend Y300II。


那次的 MWC 让 Firefox OS 大出风头,甚至连其公关团队都没想到奥斯卡也没能抢走它的头条,与其一起出现在了 Twitter 的热榜上。而当时的 Firefox OS,甚至还远没有达到成熟的地步。看起来,它的未来好像无比光明。


可对于 B2G 项目的成员来说,事实却并非如此。几乎团队所有人都赞同,Firefox OS 无法按照 Android 和 iOS 的路子战胜他们。功能上,赢不了 Google;设计上,干不过 Apple。另辟蹊径成了唯一的选择。

B2G 团队的蹊径是——廉价版智能手机。


Firefox OS 喊出了连接下一群十亿用户的口号,选择去攻坚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这背后的选择基于这样一个判断:Firefox OS 需要规模化,而规模化只能去新兴市场找寻。我之前曾经写过一篇题为 《印度手机市场的诸神之战》 的文章,里面也介绍了当前印度手机市场的乱战,感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Firefox OS 设计的廉价版智能手机有多厉害呢?只需要 128 MB 的 RAM 就可运行!在远远落后于同期 Android 设备的硬件基础上,Firefox OS 跑了起来,整机成本不到 35 美元。


但最终结局并不美好,极低端的硬件基础虽然能跑起来,但不支持多任务,也没有吸引到主流应用厂商为其开发 Web 版本,软件生态相当匮乏。软件生态的点同样是鸿蒙未来发展的一大困境,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会有国内厂商愿意开发鸿蒙版本应用?究竟有多少个人开发者愿意在鸿蒙系统上贡献自己的代码?也正是有这样的顾虑,当前阶段下兼容安卓是无可厚非的。


新兴市场的确对手机有巨大的需求,可事实证明,他们要的是 iPhone,或者是性价比超高的智能手机,而不是廉价的智能手机。否则,他们宁愿使用功能机。


而这,又引出了另一个世界第三的故事。  

KaiOS,当代世界第三

KaiOS 的 CEO Codevill 曾经跟 Firefox OS 有过一段缘分,他在 TCL 做工程师的时候曾为 Firefox OS 系统开发过一款低端智能机。谈到后来 Firefox OS 的失败,他认为其定位为智能手机平台是关键失误:只要是智能手机,大家就会拿它跟 Android 系统比,如果没有一个能跟 Android 媲美的生态系统,失败就是必然。


后来 Codevill 开始创业以后,挖来了 30 多位前 Mozilla 员工一起开发 KaiOS 这个平台。他们将其定位为——更智能的功能手机。在 KaiOS 看来,一个基于 Web 的平台更适合从未使用过智能手机的人。


KaiOS 与 Firefox OS 有很大的不同。例如,用户界面是基于物理按键和非触摸显示屏设计的。应用程序图标很小,屏幕底部有一个区域,带有“取消”和“确认”等输入选项。KaiOS 针对低端硬件平台进行了优化,它只需要 256MB 的内存就可以运行,从这个层面上看跟 Firefox OS 的思路不谋而合。但更重要的点是,它支持 3G、4G、WiFi、GPS 和 NFC 等等信号模式与功能。


4G KaiOS 主界面


复盘 Firefox OS 的失败时,我们发现没有得到主流软件厂商的支持是一个关键点。而 KaiOS 的运气就好多了:建立之初便与 Facebook、Twitter 建立了合作关系,随后更是得到了由 Google 牵头的融资,将谷歌的关键服务带给所有 KaiOS 用户。


KaiOS 界面中的 Google Assistant


2019 年 5 月,KaiOS 宣布完成了 5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由 Cathay Innovation 领投,跟投公司包括 Google 和 TCL。截至目前,KaiOS 宣布其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超过一亿的用户规模,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三大操作系统。而且其所锚定的用户人群,也基本上确定了不会与 Android、iOS 产生正面竞争关系,真正摸索出了一条出路,但与前两者相比体量仍是云泥之别。


一亿用户的规模,就可以成为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看起来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难?

Fuchsia 和鸿蒙

Fuchsia 和鸿蒙可能是被放在一起对比最多的新兴操作系统了:同样是新生事物,同样背靠大厂,同样起于物联网系统,同样野心勃勃。


早在鸿蒙还是华为备胎的时候,Fuchsia 已经被放出风来是 Android 的替代品。为什么 Google 靠着 Android 系统几乎垄断了智能手机行业,却还要做一个新的操作系统来革自己的命?


最可能的原因,还是在于基于 Linux 的 Android 系统的生态过于分裂。库克就经常在 WWDC 上嘲讽 Android 的升级数据,iOS 最新版本能接近 70%的升级率,而 Android 版本很多时候的升级率甚至在个位数。


Linux 里大部分开发者只关心服务器的世界,而 Android 为了弥补 Linux 上的缺点又打上了一个厚厚的中间层,不断地做着妥协。而 Google 的野心在于,它想构建一个多端适配的超级操作系统。


Fuchsia 是站在成熟操作系统肩膀上被设计出来的新型操作系统,其分层模块化的设计使得 Fuchsia 可以非常方便地剪裁定制操作系统,以用于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等智能设备,以及路由器、智能音箱、机器人,甚至是 Google 的无人驾驶汽车。


而在早前的 5 月 25 日,Google 终于向市场推出了 Fuchsia OS:从 Nest Hub 开始,这个新操作系统可以在实际的消费类设备上运行了。



据报道,Nest Hub 基于 Fuchsia OS 的更新会在未来几个月内陆续推出,考虑到界面和体验将保持不变,用户可能不会有直接的感知。


考虑到界面和体验将保持不变,用户可能不会有直接的感知


这样的表述有没有觉得有些类似?没错,鸿蒙开始推送升级的时候,有人就发现华为手机用户的数据并不会被抹除,从体验上看感知并不大。也正是因为数据不会被清除的特性,鸿蒙再次被质疑为套皮安卓。但在我个人看来,国内华为手机用户的庞大数量,注定了其并不会有一步到位的激进升级,否则用户体验会大打折扣。


我之前因为工作关系,跟华为内部另一条操作系统线的技术同学有些交流,也跟中科院软件所、拓林思的操作系统专家们有过几次采访。我发现,不论是服务器操作系统,还是移动端操作系统亦或是桌面操作系统,整体行业已经在国外数十年的领先和耕耘下形成了巨大的先发、垄断优势。国内的操作系统领域技术人才、操作系统市场规模都太小,无法形成健康的生态让行业真正地运转起来。


对于鸿蒙,最大的挑战不在于技术。事实上华为公司在 Linux 的贡献度上一直是国内企业的前列,技术储备基本没有问题。真正的难题还是开发者规模和合作伙伴生态,前者的 iOS 约有 2400 万开发者,后者的 Android 约有 2000 万开发者,而鸿蒙的口径只有百万级。合作伙伴生态层面,国内主流手机厂商对于鸿蒙的接受程度有多高存疑,主流软件厂商对鸿蒙的投入程度存疑。


按鸿蒙掌舵人王成录的说法,2 亿存量华为手机的鸿蒙升级如果给用户较好的体验,可能让鸿蒙生态能站住脚来,而未来的两年则期望硬件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在移动端卷土重来。


事实依旧很难,但在核心技术领域想取得突破向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前国内对于鸿蒙的期待有些过于超前,对于鸿蒙的质疑也有些过于刺耳。如果 2 亿华为手机能成功升级到鸿蒙系统,去重之后的用户规模应该就能追上 KaiOS 了,那么先成为一个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或许是当前最实际的目标。


至于未来究竟能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万物互联,华为搞不定的,难道 Google 就行了?


饭要一口一口吃,让时间说真话吧。

用户头像

小智

关注

前 InfoQ 主编 2017.09.07 加入

关注架构、云计算、开源、技术趋势、科技公司、程序员周边生活,欢迎交流。个人公众号小智的互联网观察,个人微信:ryancloud9527。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鸿蒙能成为世界第三的操作系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