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什么

江苏民丰 x mPaaS | 县域小银行,技术团队就 12 人,却找到了数字化转型的秘籍

发布于: 2021 年 01 月 04 日
江苏民丰 x mPaaS | 县域小银行,技术团队就12人,却找到了数字化转型的秘籍

想参与未来竞争,中小银行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必选项。


金融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中,主角不只是国有大行,中小银行也积极活跃在舞台上。


总部位于江苏省宿迁市的民丰农村商业银行就是其中的一家。这家前身为当地农村信用社的农商行,总资产 400 多亿元,依靠一只规模仅有 12 人的开发团队,通过使用云平台上的数字技术,单月投资仅仅 1 万元左右,就快速实现了业务数字化、线上化发展,为银行业绩的稳定快速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


以往,类似民丰农商银行这样的很多地方中小银行运营作业模式分散、手工化程度较高,营销获客以实地拜访、网点地推等方式为主。但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非接触式”金融服务需求和数字化运营要求指数级增长,地方中小银行在提升数字化能力方面显得尤为迫切。


中小银行大都认识到要进行变革,要进行数字化转型,但在资本投入有限、人才缺乏、科技实力不足等刚性约束条件下,这条转型之路究竟该怎么走?绝大多数机构并没有清晰的答案。


作为一家扎根苏北的地方性法人金融机构,民丰农村商业银行也曾面临上述种种困难,但通过一场始于 2016 年的变革,逐渐探索出了一条有特色的普惠金融发展及数字化转型路径。这条路对于亟需变革的中小银行,尤其扎根县域经营的小银行而言,或许能够带来一点启示。


普惠金融的“民丰模式”


提到江苏,很多人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很多美好精致的画面——小桥流水的乡村,波光帆影的太湖,蜿蜒流淌的古运河,粉墙黛瓦的古镇……但这些画面实际上绝大多数跟商贸发达的苏南地区相关。


由于江苏省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人们常说“苏南富,苏北穷”。宿迁市,就位于苏北,地处鲁南丘陵与苏北平原之间,古称“钟吾”,是西楚霸王项羽的故里。现在人们知道这座城市,更多是因为创业成功的刘强东。按照现在划分城市级别的方法,宿迁属于三线或者四线城市。


宿迁市是典型的农业大市,也是江苏省的产粮大区,这决定了扎根当地的民丰农村商业银行服务的对象是数量大、贷款金额小的农户,是支持‘三农’的真正主力军。


2016 年 7 月,从沭阳农商行调任民丰农商行并担任董事长的许尔波,甫一上任就开始了一场对传统信贷服务管理模式的改革,实现信贷“三台六岗”全面分离,从机制建设上解决过去信贷业务中发展与风险的矛盾问题。


传统信贷开展模式之下,信贷人员实行“包放、包收、包管”的终身责任制。简单来说,就是对客户的贷款一竿子插到底。


乡村熟人模式之下,这种模式确实发挥效用,但是这一模式带来的弊端在于,银行信贷人员与大量分散客户之间数量上的不匹配以及随之形成的信息不对称,造成银行服务被动、效率低下,并且容易引发暗箱操作风险。


民丰农村商业银行的变革从改善岗位职能和流程下手,提出“三台六岗”模式。


具体的做法是,在传统信贷流程的“大三台”框架内打造“小三台”,即将营销与调查作为“小前台”、审批与签约作为“小中台”、管户与催收作为“小后台”,六大岗位各司其职、高效协作、相互制衡,实行专职化、流水化、标准化作业流程,确保“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三台六岗”模式的实施,激活了民丰农商行团队的活力,成效显著。推行四年来,全行累计受理授信申请 13 万笔,平均授信时长仅 1.2 天,审批效率较改革前提升了 3 倍多;当前信贷客户总数已突破 8 万户,贷款余额超 230 亿元,分别较改革初增加了 2.5 万户、87 亿元,年增长率超过 10%。


这种成功经验后来被业内成为“民丰模式”,全国数十家农商行前来学习交流经验。民丰农商行也没有藏着掖着,将成功经验全数分享。


在民丰农商行开创这一模式的许尔波看来,这一模式“完全可以”在其他地区和农信金融机构推广和复制。不过,他加了一个很重要的前提:“这家银行的高管尤其是董事长,需要在战略定位上有强大的定力,在执行和贯彻过程中有足够的魄力。”


率先启动业务线上化


复盘“三台六岗”模式能够顺利推行,民丰农商行针对覆盖宿迁农村地区的授信工程可以说非常重要。早在 2009 年,民丰农商行即启动农户贷款集中授信活动,并最终实现了对辖区内近 26 万个农户家庭总额超过 150 亿元的授信。


全区域覆盖的授信之后,客户经理不需要一家家挨门挨户去授信、放贷,不仅较好地控制了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也把他们从繁杂的管护压力中解放出来,市场营销拓展力量得到了极大的释放,有效地解决了风险和效率之间的固有矛盾。


当然在这背后,科技力量的支撑作用也不得不提。2016 年年底,在民丰农商行针对信贷业务进行流程再塑的同时,一场推动业务线上化的变革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


“全行启动三台六岗模式之后,我们科技部当时就想,能发挥什么作用?”作为民丰农商行研发经理的汪晓涛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当时民丰农商行的授信客户达到 60 多万,但是真正使用过信贷额度的客户约为 40%左右,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撬动剩下的 60%客户。”


2016 年底,中国银行业的数字化转型还没有像今天这般深入,当时即使是江苏省内的一些大银行,在移动端上的发力也才刚刚开始。但民丰农商行科技部联合销售部将信贷业务线上化的想法汇报上去没多久,就得到了行里高层非常积极的回复——可行。


说干就干。通过紧急调研、立项、招投标等流程之后,民丰农商银行找来的科技外包公司在 2017 年 6 月开发出来了一款只有线上信贷功能的 App——“宿速 e”。汪晓涛说,由于宿迁本地区同业里面也没有类似的线上信贷产品,再加上有很大的利率优惠,当时用户增长以及信贷申请量都很大。


背后原因也很简单,业务线上化,给贷款客户以及行里的营销经理带来了极大便利。


宿迁是苏北劳动力输出大市,农村大量青壮年外出务工。在没有推动业务线上化之前,在外务工的人如果需要申请贷款,需要跑回来,到银行柜台提交材料,还要找一两位担保人,现在手机上下载 App,依托数据智能分析技术,用户完成注册认证之后,可以线上申请、即时签约、实时放款,全流程仅需 5 分钟。而以前,客户经理准备这一套基础材料起码就需要 30 多分钟以上。

不用说,民丰农商行“宿速 e”App 藉此在省内银行系统内一炮而红。


云上自主创新


周边兄弟银行反应也很快,也开积极上马手机银行 App,推动业务线上化。“给我们提供服务的外包公司一下接到了 6-7 个开发 App 的需求,这家公司人力有限,看到我们的系统稳定之后,提出了撤场。”


外包公司撤场,但“宿速 e”产品肯定还要继续优化和扩充功能,这给没有前端 App 开发经验的汪晓涛出了一个大难题。“我作为整个项目负责人,外包公司离场之后,最关心的是该如何保障产品的延续,但是我们人员又非常有限。”


突然之间,这个发展势头很好的 App 一下变成了有点烫手的山芋。当时,“宿速 e”仅仅投放在 Android 端,按照规划还要开发 iOS 版.“我们在移动开发端比较弱,只靠一个人忙不过来,如果要在每端配置两个人,人手又不够。” 汪晓涛说。


技术力量薄弱、人手短缺,这是中小型银行广泛存在的窘境,民丰农商行也不例外。虽然该行通过科技外包公司推动业务创新,但多数情况下,外包公司其实很难准确理解银行的想法,导致后续开发出的产品不能满足银行需要。


简而言之,外包科技的模式虽然有利于控制成本,但是效率低,有时候还会贻误好的市场机遇。


正是在这样的压力下, 民丰农行商银行遇到了在阿里云上刚刚对外商业化的 mPaaS 移动应用开发套件。mPaaS 套件是一套成熟的金融级移动端开发解决方案,支撑了国民级 App 应用 12306,能够一次开发多端投放,帮助金融机构快速搭建稳定高质量的移动应用,将更多业务承载在移动端。


作为阿里云新金融的主打技术产品之一,mPaaS 已服务中国农业银行、广发银行,华夏银行,西安银行、南京银行、广东农信、国寿保险等多家金融机构,大幅度提升了客户的活跃度和日均交易量。


“在阿里云上面看到这款产品之后,我对产品功能和介绍文档进行了深入了解,很符合我们的情况。”汪晓涛说,再加上 mPaaS 产品技术团队专门到宿迁进行培训,并在钉钉上随时帮我们解决问题,我们自己的工程师虽然此前没有移动端应用的开发经验,但是通过学习,很快就上手了,写很少代码甚至不写代码,通过拖拉拽相应的功能模块就能开发移动应用。


2018 年初,刚从 12306 项目抽出身来的阿里云 mPaaS 工程师唐天,高铁之后再打车,辗转来到宿迁。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需要帮助民丰农商行快速解决技术力量薄弱、人手短缺与架构重构统一之间找到平衡。


唐天必须一头扎进项目中,帮助民丰团队修改代码,定位问题,上手精简优化代码。现在回忆起来,唐天感慨道“客户的好学程度让人惊讶,mPaaS 在后续迭代推出的新能力,他们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做了试用。”


在 mPaaS 产品技术团队的加持下,民丰农商银行得以在 2018 年底彻底重构 App,由此而来的是更流畅的端上体验和极低的闪退率。第二年,还用时下流行的“小程序”构建了一系列生态,从付款码、扫码支付功能,到生活缴费、淘票票、天猫优选等新场景功能,通过自己独立运营就实现了移动端 App 的获客和活客。 


今年疫情期间,因为银行网点管控,民丰农商行的线下贷款比同期下降了非常多,而得益于业务很早就进行线上化部署,线上贷款业务反而逆势增长,达到 4 亿多元。


民丰农商行新发起成立的 9 家村镇银行由于没有及时推进业务线上化,“疫情期间贷款基本没有什么量。”得知这样的情况,汪晓涛带领科技团队仅用 1 个多月,就帮助他们开发出了线上贷款入口。


现在,移动端 App 开始承担更多业务。以“宿速 e”手机 App 贷款服务平台为载体,民丰农商行先后推出了“农 e 贷”“融 e 贷”“商 e 贷”“快 e 贷”等多种线上信用贷款品种。按照民丰农商行的规划,今年银行会有约 40%的贷款业务会承载在移动端,而在未来,这个比例会进一步增长。


而支撑这样的成绩,背后的开发和运维团队至今也不过 12 个人,而且一年投入在阿里云 mPaaS 公有云上的费用也只有十几万元,单月平均投入仅仅 1 万多元。

作为银行业少见的 mPaaS 公有云客户,汪晓涛十分渴望把这个套件推荐给江苏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构建一套全省统一的专有云。他好几次前去游说省联社分管手机银行业务的领导,游说风格上也非常直接:你看,我们只用这么些人,做成了这么多事!

 

数字化转型的样本意义


从金融服务广度和深度来看,民丰农商行这样的银行是县域金融服务的主力队伍,在服务县域经济发展、金融支农支小中作出了重大贡献。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强调,县域金融是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但是要想参与未来竞争,中小银行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必选项。但是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相比城商行、股份行、大行等同业,它们数字化上已经大大落后,形势非常严峻。


2020 年 10 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进行的专项调研显示,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相较于大中型银行和新型互联网银行,地方中小银行总体处于初步探索阶段。被调研地方中小银行数字化能力自评估平均得分为 2.75 分(满分为 5 分),与大中型银行(3.41 分)和新型互联网银行(3.87 分)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事实上,最近一年来有很多同类农商行到访民丰农商银行,进行学习。而民丰农商行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分享在阿里云上创新的实践和经验。有两家心动的兄弟银行直接把 App 开发的任务甚至直接交给了他们。


汪晓涛还在极力游说江苏省级农信联社的领导,希望江苏省内地方农信社能够统一使用一个技术平台,省内 50 多家农信社只需要把自身业务以小程序的形式投放在这个大平台之上,即可实现数字化转型,共同抱团参与激烈的市场竞争。“省联社也想换技术架构,我们也一直想推动他们换。”汪晓涛笑称,“这是我短期内最大的目标。” 


去年年底,民丰农商行曾考虑联合阿里云一起搞一场中小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论坛,向全国区域性的中小银行,介绍在云上做数字化转型经验,但因为疫情突然爆发,计划搁浅了。


“我们这种模式是完完全全可以复制的。” 汪晓涛说,复制成功的关键,顶层要看一把手的魄力,下面就要看团队是不是有意愿,想做事情。他还认为,中小银行在做数字化转型上要有长远规划,找到一个可以支撑业务发展的优秀技术平台。“从零开始造轮子,并不符合中小银行需求快速迭代的要求。”


今天,小银行所处的环境相较几年前已经有了彻底的改变,经济增长大幅放缓,息差在进一步缩小,另有大中型银行通过数字手段不断下沉,进一步争取区域内的客户……数字化能力“不及格”的县域小银行要怎样才能突围,继续延续所在区域的领先地位,民丰农行商银行的模式可能是一条不错的学习路径。


本文转自中国电子银行网


责任编辑:王超


END






发布于: 2021 年 01 月 04 日阅读数: 56
用户头像

App 开发、测试、运营及运维一站式解决方案 2020.08.14 加入

mPaaS (https://aliyun.com/product/mpaas) 源于蚂蚁金服金融科技,致力于提供高效、灵活、稳定的移动研发、管理平台。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江苏民丰 x mPaaS | 县域小银行,技术团队就12人,却找到了数字化转型的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