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可能会强势涉足 ToB

用户头像
罗小布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01 日

▎全文2884字,看完预计8分钟



☞ 美团可能会强势涉足 ToB



昨天我讲了,C2M,通过收集用户的需求信息,得到大量预定单,去找上游生产厂商定制需求和产品,从而生产出便宜的产品,而不是便宜货。



美团作为餐饮行业的外卖业务,怎么来优化整个产业,让商家赚更多的钱呢?



这个话题最开始兴起于最近的 美团风波,就是美团开始收取商家利润的 25~30% 的运营费用。



作为商家来说,店面的运营成本、房租在不变的情况下,美团吃掉了 30% 的收益,他的收益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导致有很多商家抱怨和指责。



那作为美团,怎么让下游的商家,心甘情愿地交这 30% 的费用呢?



我现在做一个思想实验,这个假设中所说到的一些数据,因为我不是做餐饮行业的,不太懂成本,不一定真实,我只想通过这个思想实验,给大家讲明白,美团也许会通过怎样的策略,让商家心甘情愿的给这 30% 利润。



Ok,美团作为外卖平台方,在中午吃饭之前,通过大量的数据得知,今天中午想土豆烧排骨的人,有 1 万人,而能够提供这个产品的商家也就是饭店,有 200 家。



制造土豆烧排骨,所必须需有的材料是排骨。这 200 家餐饮店和 1 万个订单,我们假设分布很随机。



比如 A 店铺有 10 个订单,B 店铺有 1 千个订单,C 店铺有 1万个订单…



从采购层面上来讲,A 商店采购排骨的成本、B 商店采购排骨的成本、C 商店采购排骨的成本会一样吗?



肯定不一样啊,做餐饮行业的人就知道,采购是量大从优。



那这样生产出来的商品,如果定价相同的情况下,A 商家的利润就远远少于 C 商家。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美团站出来,它以 1 万份订单的需求直接去采购,洽谈供应商,绕过所有中间商,采购 1 万份所需要的排骨。



它的采购的数量级别,是远远大于A B C…零散的商家的,那它能够远远的拉低进价成本。



比如 A 商家排骨成本是10 元,B 商家排骨成本是 5 元,C 商家排骨成本是 1 元,那美团通过,超大量的订单,去直接洽谈供应商,在没有中间商的情况下,他可能获得的材料成本是 0.1 元是可能的。



集装箱的发明,通过大规模运输,都可以把超高的运输成本,降低到忽略不计。



那这个时候所降低下来的成本,远远大于商家利润的 30% 了。



而美团在不赚取任何中介费的情况下,以 0.1元的批发价,给到下游的各个商家,你说你购买原材料,愿意去 0.1 元的精品且便宜,还是 10 元 ,有可能还是便宜货的供货源?



那你肯定愿意去美团直接采购呀,他所为你节约出来的成本费用是远远大于他所收取的30%的运营费。



这就是美团也许会通过 C2M 的思维,管理、优化上游的方式,来强势涉足 toB 业务,并让下游商家心甘情愿的掏出 30% 的利润,且更加的依赖于美团,因为离开了他,你的成本会越发的高。



而美团做出的成本,只不过是多加几台服务器,多雇佣几个大数据、资深算法的工程师罢了。



这么美的生意,美团怎么可能不干?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 卢卡斯批判



宏观经济学中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 卢卡斯批判。



卢卡斯认为,利用加总的历史数据来给出政策建议和经济预测,结论值得怀疑。



因为每一个数据结论背后,都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和一些巧合偶然性在里面,只是机械的进行统计,意义上的数据量来预测,其结果是非常不可靠的。



卢卡斯批判,从互联网产品角度来理解,批判的是,过分依赖纯粹的数据结果驱动的行为。



互联网产品能快速迭代,而经济政策不能,这样,带给互联网产品的经济利益,远大于负面作用。



我们可以在迭代中,发现不足之处,而优化改善的方向,正是基于用户样本量的用户行为模型,而不是纯粹的数据结果。



当基础数据不足,且数据模型不够完善的情况下,仅从数据结果,强调数据决策是很不切实际的。



比如 APP 应用市场的好评少,差评多,它真的就是在市场上差的产品吗?



一个用户的行为,如果产品用的非常舒心,大概率的情况下,他不会在应用商城去给一个好评。



如果用的不舒心,大概率情况是,在下一秒就把 APP 卸载掉。



觉得产品不太好,还愿意在应用市场参与评论的用户,可能是竞争对手的诋毁者;可能是希望通过这个渠道,告知研发团队,希望他们优化的忠实用户;可能用户今天刚分手,心情过于复杂…



我们在用数据做驱动的时候,一定不是机械的运用数据结果,而是需要建立一套用户行为模型,做公差修正。



☞ Tag到Lable的思维转变



这几天在研究,今日头条、拼多多、美团的toB 业务战略布局,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我之前聊到的,都在从传统的 Tag 思维向Lable 思维转变。



我们不能笼统地把人分为穷人和富人这种Tag 方式,因为富人也有节俭的一面。



而节俭是人的一种基本属性,或者说是一种特性,这种特性不是某一部分人群才有。



产品经理需要理解的用户,应该不是一个具体的人群或具体的人,而是一个特定场景下的需求组合或者人的一部分特性。



在产品经理的眼中,世界上不存在一个叫用户的人,也不存在一个叫用户的群体,只有无数人具有的,异质性、情境性、可塑性、自利性、有限理性的购买和使用产品的行为。



而这些所有的特质或属性,是我所理解的 Lable 而不是 Tag。



☞ 关于想创业



如果想创业成功,

必须开始创业之前很久很久,

就已经在做创业的事情了,

只不过你没有意识到你在创业。



想很快地写好一本书,

你一定要在动笔写这本书的第一个字之前,

已经做了跟写这本书很相关的事情。

所以好多作家说,

写日记是当作家的第一条基本功。



☞ 长期主义



假如你明天要去注册一家公司,

但今天中了 5 千万美元的彩票,

那么你明天会不会依然注册这家公司?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

那你就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了,

否则你就是一个短期主义者。



今天很多人都在倡导长期主义,

它听起来是一个褒义词,

但是无论我们是经营个人,

还是经营一家企业,

面对好的东西的时候,

一定要警醒,

因为好事本身一定是蛮困难的事,

绝对不是眼前的那样简单。



☞ 便宜和便宜货是两个概念



上游思维,也是一种 C2M 的思维,通过前期大数据搜集用户的需求,磨合优化概念化产品,然后去寻找供应链厂商,规模化定制生产,产出便宜,注意不是便宜货。



你会发现传统的 M2C ,拼多多、美团、淘宝等各大电商平台,陆续的都在转向 C2M 。



怎么理解,小米的众筹就很好的能理解什么是C2M。



先设计出概念产品,发起众筹,收集需求,收集需要优化的需求点,打磨概念产品,重新调整设计,拿到大量预订单「众筹」。



参与者都有前提条件,当众筹量没有达到一定数量级别时,众筹宣布失效,就不用寻找上有生产供应链。



众筹量达到一定数量,就去寻找供应链,通过规模化定制,得到低成本的产品。



这个很好理解,假如你生产 100 把梳子的成本是 10元/把,抛在市场的售价可能是 50 元/把, 生产 10 万把的梳子,也许成本就是1 元/把,那抛向市场的售价也许就在 5元/把。这就是规模化定制。



所以购买便宜和购买便宜货是两个概念 。



☞ 茅台 社交性 白酒



茅台是社交性的白酒,

不是老大爷每天在家里,

喝上二两的,

非社交性的白酒,

它明显地充当了社交货币的功能。



桌饭菜的价值很难估量,

没有通行的标准,

到底是值 2 千,

还是 2 万,

大家是没有概念。



所以一桌饭菜,

只能是相当于画了一条龙,

没有点晴的功能。



茅台酒作为一种最强势的,

社交货币,

是为这桌饭菜来点晴的。



对于礼物性产品,

或者说社交性产品,

一定是明码标价,

没有还价的说法。



☞ 抢完美新用户



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里,竞品的技术和产品一般是逐渐接近的,拉开的差距不会特别大,除非是新技术应用初期,否则对产品和品牌的认同度就不会高出很多。



在这样一个局势下,如何抢占市场,那就是要抢占那一批「完美新用户」,也就是还没有用过竞品的新用户。



只有先种草,才会形成新体验与旧体验之差,才会形成替换成本。



如果产品太烂,相对市场平均水平是负体验,用户还是会走。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01 日 阅读数: 96
用户头像

罗小布

关注

互联网资深从业者 2018.11.10 加入

全网搜寻奋进者 vx:rob3721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美团可能会强势涉足 T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