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美颜和滤镜后的数字货币

2020 年 05 月 05 日 阅读数: 19
去掉美颜和滤镜后的数字货币

题图摄于北京三环路

 

本文同步发布于公众号:亨利笔记 id:henglibiji 。

最近,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消息比较多,趁着五一假期,写篇短文说说笔者的一些理解。

 

认识不少做区块链的朋友,近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转发央行数字货币 DC/EP 相关的文章。加上 Libra 2.0 白皮书发布和新基建包括区块链等新闻,让沉寂一阵子的链圈着实地兴奋了一把。

 

央行数字货币 DC / EP,有两层含义。DC:Digital Currency,数字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 电子支付。DCEP 似乎和移动支付、区块链、货币超发、人民币国际化、Libra 等概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坊间也众说纷纭,其中不少观点并不准确。

 

今天就和大伙儿聊聊央行数字货币那些事儿(以下简称数字货币或 DCEP)。

 

 数字货币是什么  

 

简单的说,数字货币就是M0,即现金,电子版的现金。它和人民币现钞作用完全一样,只不过是电子化了。在数字化技术普及的今天,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就好像电子机票取代纸质机票那样。

 

既然只是电子化的现钞,那么数字货币有什么看点,值得那么多的眼球关注呢?它和支付宝/微信支付有什么不同? 

 

数字货币是国家发行的法币,具有法偿性,由国家信用背书;支付宝/微信支付则是一个支付平台,由某些商业公司的信用背书,如果这些公司不幸倒闭,用户可能分文都不剩。(本文来自公众号:亨利笔记, henglibiji )

 农行的数字钱包及兑换界面 (截图来自网络)

从公开信息来看,DCEP 的发行采用了“央行—商业银行”二级体系。首先由央行审批商业银行生成数字货币的请求,请求审批通过后投放额度给商业银行,再由商业银行生成数字货币。终端用户可以到商业银行用人民币1:1兑换数字货币,像兑换各种纪念币那样。区别是数字货币是无形的,要用专门的数字钱包存放并使用。

数字钱包理论上可以是专用的电子设备,但考虑到移动终端的普及性及便利性,数字钱包最合适的形式也许是手机 app,目前网传几大行的各种钱包截图都是基于手机的。

中国银行的数字钱包(左)农行界面显示试点城市(右)

(截图来自网络)

 

DCEP 既然是法定货币,具有支付、储值和记账三大功能,从钱包的界面可以看到这些能力。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在大多数人眼里只是便捷的支付手段,刷张电影票或者发个红包这样子。

 

数字货币还有一个杀手锏:离线支付。两台手机在断网的情况下,碰一下就可以支付,就像给别人现金那样。在自然灾害或者无网山区等特定场景有较大的作用。离线支付人们应该不陌生,刷公交卡坐公交车就是个例子。支付宝/微信支付恰好有这个的软肋,断网就抓瞎了,在手机信号不好的菜市场,往往有人连根葱都买不了。

 

数字货币还有其他优点,比如节约印钞、发行和流通的成本,杜绝假钞等等,这些和普通消费者关系不大,不再细说。(本文来自公众号:亨利笔记,id: henglibiji )

有人说数字货币因有国家背书,最终会取代支付宝这类平台,笔者觉得是耸人听闻了。在支付领域需要一系列商业化的运营和推广,这些并不是央行的职责。而微信支付/支付宝也可以与时俱进,增加数字货币的支付功能,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说支付宝等被威胁,还不如说是他们的新机遇。​

  匿名性  

 

数字货币的匿名性值得一提。

 

首先,央行数字货币是个中心化系统,没区块链什么事儿,期待 DCEP 会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同学可以洗洗睡了。

 

既然数字货币是中心化系统,匿名性就值得商榷了。根据已知的信息,数字货币的钱包在使用时,小额支付需要绑定手机和姓名,大额支付还需要绑定身份证等个人信息。如此一来,每一笔数字货币的交易都在央行的火眼金睛之下,真正的匿名性将不复存在,这是和传统现钞最大的区别。

 

匿名性是个双刃剑。一方面,数字货币有利于监管。例如,可以追踪慈善捐赠,扶贫款项等各种资金流向,侦测洗钱活动等。另一方面,消费者的交易也将被处于监管之下,这恐怕不是每个人都乐意接受的。

 

所以说,数字货币的匿名性或隐私性仅对用户之间来说的。对央行来说,你是真名实姓的存在。这叫做数字货币的可控匿名性。( 本文来自公众号:亨利笔记,id: henglibiji )

 

 人民币国际化  

 

有观点认为人民币数字货币的推出,降低了交易和流通成本,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推动作用应该还是有的,但是数字货币仅是一种技术手段,而人民币的国际化根本上说是需要人民币的信用被国际社会认可,并且接受人民币货币支付活动被中国央行监管的要求,这也许还有较长的路要走。现在,基于人民币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在国内外都能很方便地使用了,但并没有推动多少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所以,数字货币作为技术手段只是锦上添花,但绝不是制胜法宝。

 

最后,再简单说说 Facebook 的 Libra,它本质上是商业公司发行、绑定美元和欧元等信用、在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最终也将借助所绑定货币的信用渗透到国际支付领域。Libra 2.0 白皮书中显示,Libra 愿意接受各国的监管,发行多种对应单一法币的稳定币,并把原来自由加入的公链改为了准入制的联盟链。

所以说,Libra 和人民币数字货币不在一个信用等级上(商业公司的稳定币 vs 主权货币)。从支付角度看,两者确实存在竞争关系的,但主战场并不发生在技术层面上,更多的是底层货币在金融、政治、经济等方面的角逐。

 

结束语

 

总的来说,数字货币是货币流通的创新形式,尽管其功能和作用有一定局限性,不像传说中那样神乎其神,但也将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记得以太坊刚推出的时候被称为可编程的钱 ( programmable money ) ,实现了部分“钱”的功能。这次 DCEP 的推出,将是名副其实的“可编程的钱”,或将带来深远的影响,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想了解云原生、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原理,请立即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亨利笔记 ( henglibiji ),以免错过更新。

用户头像

亨利笔记

关注

自由自在 网际穿行 2020.04.25 加入

执着计算机技术爱好者。中国首个CNCF开源项目 Harbor 镜像仓库创始人。联邦学习FATE开源项目TSC成员。《区块链技术指南》作者之一。关注云原生、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领域。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去掉美颜和滤镜后的数字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