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王兴 | 互联网大佬往事

用户头像
刘燕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10 日
孤狼王兴  | 互联网大佬往事

不久前,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大关,成为继阿里和腾讯之后,国内第三家市值破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实现了“千亿美元梦想”的王兴,不会止步于追逐更大的梦想。这是个性使然,创业15年来,王兴多次创业,失败者九,成功者一,便是创办美团。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轻易认输,是王兴成功的不二法门。这里是一篇关于王兴个人成长及创业经历的文章,“怪才”、“孤狼”,“好斗者”....,透过此文,你或许能感受到一个更为多面的王兴。希望对你认识王兴和美团有所帮助。



(备注:文章较早之前写的,部分内容可能不具时效性,请见谅)





1979年出生的王兴,是个富二代,他的父亲王由从包工头发家,之后又建起了福建龙岩最大的水泥厂,他家生产的水泥质量和销量均为当地一绝。在王兴8岁时,家里就盖起了4层别墅,家庭条件优渥。父亲重视教育,从小到大,王兴是学校里典型的学霸,从福建龙岩一中被保送上清华无线电专业,毕业拿到奖学金到美国读书,最终念到博士毕业。



在美国留学的王兴看到了SNS快速发展的机遇和巨大发展前景,同时又从扎克伯格创立facebook获得创业灵感,王兴毅然决定回国创业。2005年,王兴与大学同学王慧文,中学同学赖斌强创建了校内网,后来校内网被千橡集团收购;后来,王兴又创办了饭否网和海内网,这些均立足互联网社交领域创业的项目最终发展得都不太尽如人意。



2010年,王兴受到美国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启发,决定转战到团购领域,成立了美团。从2003年回国创业开始这15年来他一直处于创业的状态,他也因此被外界称为“创业之王”,从校内网到饭否、海内网,再到美团,王兴“折腾”了十几个创业项目,但是几乎均已失败告终,在传记《九败一胜》里,记录了他的失败历程。



“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王兴曾经这样回顾自己创立美团的感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折腾”的美团,终于成功了,也许没有之前的九败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胜。不轻易认输,是王兴成功的一大特质。



美团刚成立不久,便经历了如生死存亡般竞争激烈的“千团大战”,竞争对手的广告打的铺天盖地,许多美团的销售精英们被挖走,面临人才流失和业务受阻双重挑战,王兴表现得格外冷静,此前多次创业失败的经历让他更能看清事物发展的本质,他明智地提出了“三高三低”策略,不随波逐流,最终安稳过冬。



8年来美团不断地无边界扩张之路,又何尝不是以利益为核心的商业竞争之路?在外界看来,王兴是个“自傲、好斗”的人,他也因此树敌颇多。2017年2月份,王兴决定上线美团打车,当时滴滴创始人程维得知此事表示非常震惊,因为他们二人私交不错,就在上线当天,二人还一起吃饭,但王兴却只字未提。



美团与阿里的关系,也常为外界所揣测,当年百团大战时,阿里为美团投资5000万美元B轮投资,但后来因王兴拒绝阿里将美团业务嫁接到淘宝的建议,双方关系便有所疏远,后来还在诸多领域有交锋,最为典型的,便是美团和饿了么。也因此事件,王兴也被外界认为是不畏惧巨头的“挑战者”。



近些年,王兴被外界冠以很多标签,怪才、创业者、反目者,挑战者,可能在不少投资人眼里,他并不是很受人喜欢的一个,他不善言谈,为人低调,但聪明、务实、热爱读书、才华横溢,充满思辨精神。



“这可能是我们十几年投资历程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经历百团、千团大战,O2O一拨拨企业的跌宕起伏后,美团一直在不断拓展新的本地生活领域。在这场混战中,王兴带领团队越战越勇,硬是在白热化的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



可以说,王兴是少有的对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格局有着清晰认知的思考者,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也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在美团2018年上市之际,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在发布的祝贺公开信中如此肯定王兴以及美团的发展。





如今市值已超千亿美元的“生活服务帝国”美团的缔造者王兴,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



一位记者在采访时曾无意间问起他的消费习惯,他回答,“其实我购物并不多。看到我身上这件衬衫了吗?它有13年的历史”。



而且,直到现在,王兴每次出差都选择住300元左右的如家快捷酒店,而且还是和同行的员工一起住两人标间。



一件衬衫穿13年,每次出差都住经济型酒店,这似乎有些不太符合他“富二代”的身份。



在80年代,生活还比较贫苦的福建龙岩农村,王兴就已经住上了4层大别墅,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他有3个kindle,是龙岩市里第一批用上电脑的人,也是当地最早接触到互联网的人。



如此优渥的家庭条件,得益于父亲的能干。王兴出生的那一年,王苗在社办企业做泥瓦匠,头脑灵活的王苗很快干出了名头,他开始承包小的建筑工程,自己做包工头,短短两年,便成了“万元户”。之后,王苗又建起了选矿厂,后来因经济不景气关掉了。



92年邓小平南巡让王苗看到了机会,他拿出30多万积蓄办了一个水泥厂,他家生产的水泥质量和销量均为一绝,在当地小有名气。



王苗十分重视教育,他鼓励孩子博览群书,把一双儿女都培养成了清华的高材生。父亲不觉得王兴具备经商头脑,他希望儿子能成为像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或者搞搞科研也行。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王兴还是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基因。



王兴的创业启蒙最早一方面来自于父亲,另一方面源自在清华读书的时候,王兴平时最喜欢抱着电脑登陆水木清华BBS 看创业版的文章。他还是清华科技创业协会的积极分子,在这里,关于创业、投资,王兴进一步加深了认识。



清华毕业后,王兴拿到了一奖学金并赴美留学。当时SNS已在美国发展的十分火爆,扎克伯格的facebook也开始崭露头角,王兴看的心里直“痒痒”,创业像是被闪电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



创业的想法在王兴的脑袋里越来越清晰,甚至让他不惜“辍学”回国创业。



王兴长达15年的创业之路也由此开始。第一个正式的创业项目是校内网,这是他与大学室友王慧文,中学同学赖斌强一块儿搞的,校内网的玩法就是翻版的facebook。比较可惜地是,校内网因为迟迟融资不到位而资金链断裂,最后被迫买给了千橡集团的陈一舟。



但“中国版脸书”的创立还是让王兴积累了一点名气,也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足够在北京买下一套房子。



后来,王兴又创办了主打互联网社交的饭否网和海内网,饭否网的名字颇有古今结合的意味,“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与“今天你吃饭了吗”似乎形成了一种巧妙的平衡。海内网的名字源自“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海内网是一家面对于上班族的SNS(基于人与人)网站,玩法类似于推特。



饭否初期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后来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却因为一些原因被关闭了,505天之后才重启,这个时候,微博已在短时间刮起一阵“流行”风,饭否想要重新起步没有那么容易了,这个项目最终被搁置,不过,王兴至今仍在使用饭否。



海内网最终败给了程炳皓的开心网,开心网推出的买卖奴隶、争车位、偷菜等游戏在一线城市的白领间风靡,巅峰时,日PV甚至超过了新浪网和搜狐。



最初这几个创业项目接连失败,既有创始团队年轻、经验缺乏的因素,亦有技术不够强大、资源不足的原因。但有趣地是,王兴每一次创业都引领了一个互联网潮流,校内网掀起了国内SNS的创业潮,饭否带动了微博的兴起。





“他就是永远打不死的小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曾这样评价王兴。



很快,王兴便和团队开始物色新的项目。



彼时,美国的“团购鼻祖”GROUPON进入中国后迅速火起来。



王兴再次燃起了兴趣。



2010年,在“团购网站的元年”,美团成立了,用后来王兴的话来说,这是他历经“九败一胜”的项目。



在这一次的创业中,他将此前多次失败的经验都用上了。



校内网因为没钱被迫卖身之痛,仍深深记在王兴心里。干美团的时候,他采取了谨慎扩张的策略,再对比当时风口下的团购创业热潮,王兴难得如此“克制”。



一个个团购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统计,截至2011年1月,中国市场上共有团购网站1728家,彼此间互相竞争、好不热闹,史称“千团大战”。



起步最早的美团处在团购网站第三名的位置,前有巨头,后有“千团”虎视眈眈。拉手网和窝窝网是当时美团最为强劲的对手。



为了争抢市场份额,各家发起了一场广告大战。拿到融资的拉手和窝窝烧钱撒开了欢,一时间,各大楼宇的电梯间、公交站都铺满了广告。甚至美团的地推业务员去见客户时,见到的总是对手的广告,他们不禁对公司“缺钱”这事儿产生了嘀咕。



王兴很沉得住气,美团是当时唯一一家不打广告的的团购公司。他认为与其铺天盖地的向B端打广告,还不如培养一支过硬的线下运营团队。于是,美团加大了对各地销售队伍的培训,他们成为美团后来能迅速“攻城略地”的排头兵。



之所以坚持“按兵不动”的另一个原因是,王兴认为各家烧钱扩张已经偏离了正常轨道,过分疯狂迟早要被“泼冷水”。



果不其然,2011年下半年,团购行业的寒冬很快来临了,泡沫破裂的比想象中要快了不少,投资人也开始紧急撤离。

大战打的正酣,各家自己的“粮草”却都出现了问题,最后把自己送上生死场的,不是对手,竟是自己,好不尴尬!前期烧钱扩张的窝窝和拉手开始疯狂裁员以求生存。

寒冬凛冽,有“钱”过冬,才是正道。



当时美团的账上还有6200万美元的融资款没有动。在一场发布会上,王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王兴银行账户余额公开展示给在场的媒体、观众。毫无疑问,这是一波成功的营销,同时也让那些“没钱犯难”的对手们看着干瞪眼。



美团反击的时候终于到了!“血战50天,超越拉手窝窝”,2012年的春节,美团所有员工没有放假,他们趁对手起力最弱的时候,发起总攻,拿下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又一年过去,伴随着寒冬深入,千团大战也逐渐偃旗息鼓,那时还在维持运营的团购网站仅剩900多家。



团购风口刚落下,另一个风口o2o又起来了。2013年,美团决定将服务产品扩展至餐饮外卖,从 “团购”向“O2O”业务转型。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后来的餐饮外卖业务成为后来美团估值最强有力的支撑,一个“吃”出来的帝国也由此开始蓄力。



在这个时期,美团遭遇的最强劲的对手是同样在千团大战中幸存下来的大众点评。



依托在三四线城市积累的用户资源,美团与大众点评展开了“激战”;同时又依托微信、QQ等社交平台站稳流量入口以发展外卖业务,双管齐下,美团的餐饮业务很快占据了市场过半的份额。



2015年10月,5岁的美团和12岁的大众点评合并,美团正式成为行业“寡头”。





自那之后,王兴的身上多了一个标签“好斗者”



如果说此前的“斗争”都是迫于战火已经烧到自家阵营下的压力,只能拿起“枪杆子”战斗了。



那么接下来,王兴的动作可是越来越像是主动挑战别人的“边界了”。



2015年,美团已经成为外卖领域的霸主,但王兴似乎并不满足。



“格局输了,不管多努力都是不可能赢的”



他不希望自己在格局上输。他希望美团成为“本地生活”霸主。此后,美团开始广泛布局本地生活领域,明确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到家事业群等四大业务,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 LBS 场景。



如今的美团,已经发展成为集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服务、新业务及其他为一体的中国最大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负责战略的高级副总裁陈少辉曾称,美团2018年要至少进军10个新的垂直领域。



一场无边界战争正在由美团自己发起。



2018年,美团最吸引人眼球的动作就是全资收购了曾经的共享单车巨头摩拜单车,几个月大刀阔斧的改革后,“摩拜单车”正式成为历史符号,从此世上只有“美团单车”。



美团的扩张之野心昭然若揭。



从A面看,美团正在逐渐成长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本地生活帝国”,而从B面看,美团的扩张之路,又何尝不是树敌之路?



王兴和滴滴的程维曾是非常好的朋友。2017年2月份,王兴决定上线美团打车,上线当天,两人还在一块吃饭,王兴只字未提。程维还是从新闻上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表示非常震惊。



一个月后,美团打车和滴滴在上海开战,只用了三天便拿下了对方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愤怒的程维紧急上线了滴滴外卖业务,与美团竞争。



昔日好友,如今交恶,实在可惜。



携程董事长梁建章对美团也有所不满。同年4月,美团上线了榛果民宿及美团旅行App,对携程的市场造成了威胁。梁建章不悦,直接开怼“企业要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



王兴似乎不惧与巨头交恶。如今美团与阿里的关系也是讳莫如深。当年百团大战时,阿里为美团投资5000万美元B轮投资,但后来因王兴拒绝了阿里将美团业务嫁接到淘宝的建议,双方关系便开始有了嫌隙。



王兴不希望任何人干扰自己对美团的控制权。阿里被拒绝后,转头便和美团的老对手“拉手”



和窝窝合作,之后又重启了口碑业务。去年4月,阿里以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之后,双方交战频繁,阿里亮出了对抗美团的“三驾马车”——口碑+盒马+饿了么。



如今,阿里还占用美团约1.48%的股票,王兴曾找好卖家试图让阿里卖掉美团的股票。但阿里并不想卖光,王兴揣测“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不要总是期望一家独大,也不要期望结束战争,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如今,美团在顺利上市后,市值已成功突破了千亿美元,好斗的王兴可能还会挑起更大的“战争”。



当年3q大战时,王兴曾批评腾讯“还有什么是腾讯不能做的吗”,不曾想,如今,美团也想要成为像腾讯那样的超级平台。



2016年,王兴曾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被记者问及“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吗?”



王兴回答道“腾讯”。



在和阿里交恶后,美团和腾讯越来越亲近。对手的对手,可以做好朋友?



今日资本徐新还曾如此评价王兴,“他身上有“狼性”,围猎前有敏锐的洞察能力,耐得住漫长的等待与蹲守,静待最好的时机,发起进攻时爆发力惊人,而且奔跑速度极快。”



只有腾讯一个朋友的王兴,是一头“孤狼”。





王兴有一个标志性的大脑门,也长着一张娃娃脸。



有趣地是,很少有人从这张脸上,看出“好斗”的个性。



如果你去看他的饭否账号,甚至还会觉得,怎么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



2007年至今,王兴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在饭否上更新。在认证处,他称呼自己为“非典型清华工科男”。



在他的饭否上,没有创业的辛苦,没有商业战场上的厮杀,有的只是他对生活和创业的感悟,有些话读来琐碎、无厘头,不过细读竟还有几分有趣。



他会分享日常趣事,“刚才又败了一阵,我跟人说我年轻时曾用“穿裤子的云”这种煽情网名,对方说不如“穿丁字裤的云” ”



王兴有时候还犯起‘直男癌’:“我一直有一样的困惑!转@蒋天正 真的不知道如何把衬衫塞在裤子里且看着还很合适。你们都是怎么做到的? ”



有时会吐槽自己“很怂”地自作聪明的瞬间,“网购的一条皮带需要多打几个孔,我决定今天晚饭前把这件事解决掉,反正楼下就是商场。可是,出门时我觉得手里拿着条皮带很傻,卷成一团揣兜里又鼓鼓囊囊,于是我灵机一动......腰间系着两条皮带下楼了”。



没想到,王兴还是隐藏的段子手,等等,这个段子似乎有点“荤”?“肯德基的墙上印着一句(新的?)标语:We do chicken right. 这句老美的话中文真不好办,总不能说‘我们做鸡做得好’吧”。



当然,作为读书狂热爱好者,怎么能少得了读书感悟!“Obi提出的建议是:读技术书是为了在脑子里生成一个目录,而不应该过多关注实现细节”。



还有王兴式鸡汤“想起来全是问题,做起来才有答案。”



时不时也调侃一下对手,“淘宝商城居然用 tmall.com 这样的英语域名!难道是觉得国内市场手到擒来已经开始放眼全球了 ”?



在饭否里,是王兴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有点可爱的一面。



外界认为的王兴,好斗、自傲,不受欢迎。但王兴在美团内部却很受欢迎,现在美团的大将们,仍是当年那些一起创办饭否,与他一起经历过九败的人,如睡在他下铺的兄弟王慧文。



当年美团因融资接受阿里的尽调时,有投资人问王慧文,关于他在美团的股份是否落实到协议层面。王回答,没有。对方问,你不担心吗?王慧文回答,不担心,这是王兴亲口告诉我的,他说有就有,我相信他。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在功成名就之后最容易因为“分利”问题,而爆发内讧了。



但王兴不会,他身上有一种“契约精神”,这是他至今身边仍有许多“老战友”并肩作战的原因。



在员工看来,王兴还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美团员工,不叫他王总,而叫他“兴哥”。



兴哥至今,没有自己的办公室。



此前,朋友圈一张王兴工位的照片广为流传:在不到1平米的办公桌上,放着三个电脑、一个键盘、各种数据线、电脑包和本子杂乱堆叠,一个吃剩的饭盒直接放在电脑上,快递文件和面巾纸已经被挤在角落....



此照一曝出,很多人大呼,互联网大佬的办公桌怎么这么乱! 美团的员工出来“补刀”—— 一直这么乱....we



王兴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工作时,他喜欢将桌上的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同时打开,台式机浏览器要一连打开一二十个窗口。忙到没有时间吃饭是常有的事,更别说收拾工位了.......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10 日 阅读数: 1026
用户头像

刘燕

关注

InfoQ记者 2019.05.08 加入

坐标北京,负责公众号AI前线,主要关注人工智能、公司及产业报道,采访约起来呀!寻求报道及技术投稿请加微信:yanyan14jy,各种爆料,长期接收~

评论 (1 条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美国博士毕业了吗 ?
2020 年 06 月 11 日 10:36
回复
没有更多了
孤狼王兴  | 互联网大佬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