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疫"录(1):口罩危机也许是一种进步

发布于: 2020 年 04 月 24 日
回"疫"录(1):口罩危机也许是一种进步

2020年1月21日,是我年前工作日的最后一天,小团子出生后第一年回老家,爷爷还没有见过她,所以早早的请了两天假。

上周开始得了一场重感冒,高烧反复了一星期,咳嗽依然不断,上午抽空又去了一趟公司旁边的社区医院,医生还是老一套,先验血,然后开了一大堆的药,医院里人不少,大部分都是中招流感的人。

不断加重的咳嗽,咳的让人有些烦躁,像有根毛毛在嗓子里瘙痒一样,让人又按耐不住的想要咳嗽。办公室很多人都中招了,今年冬天的这次流感比以往的貌似严重很多,从空着工位就可以看出其杀伤力。尽管新冠还没有大规模传播,引起重视,但是办公室随处可以看到戴口罩的同事们,茶水间打水时的偶遇,会听到几声撕心裂肺的干咳,和刹那间对视的同情。

也多亏了这场流感,让我们都有口罩戴着,家里兴许还有几个存货。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今天看到同事去药店买口罩,已经买不到了。中午的时候听同事说楼下的奇冠药店刚新进一批口罩,于是好几个同事商量着去碰碰运气。

我本来就打算去药店买点伊可新和VC,就一起去了。刚下楼就看到一个长长的队伍,几乎有10几20米远,都是闻讯来买口罩的人,为了后面排队的人尽量不空等,药店此时也开始了限购。但是看着这个队伍感觉无望,就去了附近不远处,下一个街口的海王星辰,不出意外口罩是一个都没有的,出乎意料的是,本来打算买几瓶VC泡腾居然也都卖完了,只剩下咀嚼片了。店内工作人员抱怨着说,连清瘟口服液、感冒灵都卖完了…

21号,南京政府关于新冠肺炎的疫情还没有什么明确的政策和限制,此时除了湖北可能全国大部分地方政府都还没有来得及研究出对策。但是20号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新闻报道说:存在人传人的情况,民众已经率先行动起来开始囤货了,尽管还没搞清楚这个病具体传播途径有几种,怎么救治,什么药有用,但是大家都相信,先囤点备着没坏处。

记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大家都纷纷买板蓝根,传言说板蓝根可以预防SARS。那时候我还小,没有判断能力,只记得学校一天消毒好几遍,哪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家里的院子用石灰一寸一寸的撒的白白的一层消毒。那时候小不懂什么是非典,也不清楚它是什么病,就跟着大家一起有事没事的被逼着喝几包板蓝根。

这次大家都到药店买口罩,而不是板蓝根这个中华神药了,所以一时间导致药店的口罩饥荒,还好我上周感冒为了怕传染家里人,买了两包一次性医用口罩,现在还有些存货,即使买不到也不至于那么恐慌。鉴于这种情况,我立刻发信息给我爸,让他在家里赶紧多买点口罩,说南京现在很难买,而且已经有的开始涨价了,尽管后来有政府出面控制,但是还是有一些人为了有口罩戴,花了一些冤枉钱的。

在一个五线城市的小镇上,不出我所料大家还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戴口罩的人也寥寥无几,所以口罩还是能买到的,但是药店也有限购措施,一次只能买不超过两包,我爸跑了好几个药房大概买到了5包左右。我叮嘱家里人,出门一定要戴口罩,现在这个疫情已经在除了湖北外的地方出现了,并且现在是新年假期,返程流动人口巨大,一定要注意。

还好,我爸是比较开明的,他也会看新闻,上网查看消息,对这方面还是比较注意的。

相比较03年大家疯狂的抢购板蓝根,或许现在的口罩危机是一种进步。相比较纯粹的相信谣言,戴口罩是一种科学的做法,抢口罩说明大家都在采用科学的方式正确的预防这个传染病,对自己是一种保护,当然如果是还没发病的感染者,戴口罩也是对于公众的一种保护。尽管大街上还是有很多没有戴口罩的人,但是大家都买口罩的这种行为,算是一种集体进步吧。

下班后,回到小区没有先回家,而是径直的走到了我们小区门口的百信大药房,尽管我们小区有点偏,但是药店门口的美团外卖的包装已经占据了整个门前的空地。我挤进去,问:还有口罩吗?貌似这句提问显得有些多余,因为在药店进门后最显眼的地方,乱七八糟的堆放着各种口罩,虽然我形容堆着,但是数量也没有那么多了,看到有N95口罩,直接问了价格,10元1个,尽管很贵,但是我还是一次性买了10个。工作人员说一次性的口罩已经基本没有了,剩下来的粉红色的都是小一号的,儿童或者小巧的女孩能用,我也买了2包。

拎着口罩走在回家的路上,就像拎着一袋保命的良药一样,感觉心里踏实了一些。


ps:关于更新频率,暂不敢承诺,因为作为一个前端工程师的我,还得写程序。

《回“疫”录》系列,第二篇

作者 / 小天同学

2020年4月24日

于南京

上一篇:回“疫”录:开篇

下一篇:回"疫"录(2):不知者无畏

发布于: 2020 年 04 月 24 日 阅读数: 183
用户头像

小天同学

关注

喜欢简单 2017.11.13 加入

文艺青年,爱好读书、码字和摄影。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回"疫"录(1):口罩危机也许是一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