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岁的二三事

用户头像
大唐小生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8 月 01 日
30岁的二三事

写在前面:2020年,极其不平凡的一年,新冠疫情,全球化形势发生了新变化,人生也到了30岁,似乎该写点什么。把上半年的几件事总结一下。



疫情在家值班



春节期间新冠疫情发生后,按照中央的要求各个小区、村口、路口都要安排人员值守,尤其是党员要冲刺在第一线。作为党员大队伍的一员,我有幸被安排到了在我们村口值班。刚开始还是挺认真的,但时间一久就感觉其实是件无聊的事情。刚开始几天大家还当做一项任务,后面更多的算是应付。作为我们的直接领导-村支书也知道这样的状况,所以每次当有大领导要下来检查时我们总能提前收到村支书的电话,通知我们提前到达值班点,准备好记录用的纸笔等等。遗憾的是,每次大领导都是快到了我们庄子的时候拐进了另外的庄子,我值班的20来天,大的领导没有来过一次。自从知道了有大领导来会提前通知,我工作的准时性标准性也没那么强了。



这次值班的经历,让我对一些事情更加困惑了。比如每次电视上或者各种网络媒体上报道的领导去看望值班人员,值班人员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记录检查的画面到底是真的领导的不期而遇还是都是像我们这样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在想如果是前者,领导真的到了一个值班点发现没人看守,报道的媒体记者会不会很尴尬?下级官员的脸往哪里放?假如是后者,这样自欺欺人的表演领导不觉得搞笑吗?到底是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康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丰功伟绩?



诚然,我可能没有机会体会这样的“专场”待遇,也就无力为大家揭开其中的奥秘。身为一个党员我不知道算不算这个体系中的一员,即使算我也是最低等的那一个。这个答案就留给后来者吧。



还有一次一个其他村的人(年龄跟我父母差不多)要去街上(镇上)办点事情,路途中需要经过我们的村的路口。当时省里面已经下了新的政策,纠正了之前一刀切(挖断路,任何理由都不予通行)的不恰当做法。如果确有必要,经过登记,测量体温没有异常后可以准予通行。这个邻村的人经过我们村口的时候,我们为了避免麻烦(登记、测量体温),直接告诉他不准通行。开始的时候他还辩解了一会,跟我们说他确实到街上有事情要办,后来我们告诉他如果你执意要过的话,我就给你排个照,然后登记下,你就可以通过了。听到这里,他不再坚持要通过了,表示他现在回返回,不要给他拍照,登记信息。



我感觉得到在上一代人的骨子里还残留着老百姓就应该听当官的话思想,一旦给你登记写到材料中,你就想当于上政治了黑名单,以后不论是你本人还是你的孩子亲属,牵涉到政治方面的考核鉴定的时候都多多少少会收到影响。



那一刻我才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抢着去当官(村支书应该还不属于公务员),为什么在老家谁家有个当官的亲戚是多了了不起的事情。几千年来民怕官的思想依然那么强烈的存在在广大农村当中,他们无条件的相信当官的话无条件的服从当官的安排,没有疑问,不知道反抗。



我还发现,基层官员办事的风格就是传达上一级官员的指令,甚至有时候为了管理的方便或者更加突出效果公然可以在原有指令的基础上“变本加厉”。他们执行政策从来不告诉人民群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他们不解释而恰巧农民还不问,真是配合的好默契。



都说基层工作难做,我觉得难的是耐心,难的是你做事的时候到底站在谁的立场上?到底代表的是谁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不配合。一味的命令式的传达指令,人民也总有醒悟的那一天。



我不知道上面算不算是对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一种诠释?



我眼中的亲情



在我值班的期间,我小姑有一天突然头晕目眩下不了床,饭也都没法吃。可是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家里只有她和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小孩子。联系了一圈的亲戚,最后联系到了我这里。我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是我们家的直接亲戚,没有多说什么,我就往她家赶去。



去了我才知道,她已经连续发烧好几天了,一直在吃退烧药,好不容易不怎么发烧了却出现了头晕,我还了解到她孩子的小爹(叔)就在他们隔壁,不愿意过来的原因是,当时新冠肺炎正处于严峻时期,最主要的症状就是体温比正常温度高,他们怕传染。写出这句话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因为我觉得这完全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任何一个人看待自己的命都是很珍贵的。我愿意去也并不是说我有多么高尚的情怀,只是我觉得这是正确的事情。我常年不在家,家里出的很多事我都帮不上忙,这一次我帮了她,可能下次我不在家的时候求别人的时候更容易一些吧。



要说当时有没有一些恐惧,其实真没有,虽然小姑一直发烧但是并没有其他的症状,而且当时每个地方也都排查的很仔细,如果是感染者也不会等那么长的时间,另外这些年我虽然不是每天都出去跑步锻炼,但是也一直在坚持健身,对自己的身体的抵抗力也还是有几分把握,只要带好口罩,做好防护,问题应该不大。



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没有很伟大,就是觉得父辈们渐渐的都老了,我们这一辈常年又在外打工,如果这个时候不伸手帮一把,那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至于其他人的做法,不帮是本分,我也不会因此而对别人另眼相看。



一次尝试

疫情在家的时候隔壁的邻居经常拍一些夸张、搞笑、模仿的视频发布到抖音上,原本对抖音很是反感的我终于禁不住他这每天的轰炸,下载了抖音,顺便把快手也一起装上了。上去才发现,邻居已经拥有2千多的粉丝了,上面多是一些模仿大号的视频。



摸索、研究了几天发现这个东西上面的内容确实很丰富,尤其是搞笑段子类的,一不小心时间就被他们偷走了。虽然我没有沉迷于此,但是再跟村里人聊天的过程中发现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抖音里面的逸闻趣事,而且在年龄上他们基本上可以说是我的父辈,这才让我意识到这些短视频平台的渗透能力有多么的强悍(也可以说毒性很强)。



也是从这时我开始一步步的了解了自媒体这个生态。原来觉得自媒体可能只是一小部分真正有才华(有料)的人再做对外的输出,逐渐的深入了解后才发现这条路已经变得很拥挤了,而且质量良莠不齐,模仿的、洗稿的、甚至复制粘贴的都是这个生态的常态;原来基本上每个大V的背后基本上都是一个团队;还第一次知道了MCN这个东西。



但是,同时也觉得自媒体确实给人人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甚至是创业的渠道。了解完以后,觉得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搞一搞试一试呢?经过一番的分析,视频这类内容不适合我,不擅长夸张的表演和动作;语言类的也不太合适,上面的内容觉得专业性很强,不经过一番的沉淀还是很难有高质量的输出。



于是乎,最终做了一个决定:写公众号还相对靠谱些。当时的想法是,邻居(也有点亲戚关系)是做打工中介的,他通过抖音发布一些搞笑的视频来吸引粉丝,最终通过他这边安排进厂打工,他自己则从中收取中介费。我这边可是把他招工一些资料(工厂名称、薪资待遇之类的)通过文字的形式(公众号)发布出来,另外还可以发布一些打工感受,打工防骗之类的文章用来引流。如果有粉丝联系我就推给我的邻居,由他来做后续的转化,如果能安排进厂是最好了。通过我的文字刚好可以和邻居的视频做一个互补,而且他提供招聘信息我也不担心没有内容可发。



当时也有考虑过通过这个赚钱的模式,免费介绍客户给邻居,我这边等到粉丝数达到500的时候通过广告来赚钱。这是乐观的想法,也考虑过如果做不好也不会损失什么,就当一次尝试了。



这次尝试持续了约三个月,粉丝只做到了100多,由于种种原因吧,目前暂时停更了,也就不在这里做广告了。虽然远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起码到500粉丝,开通个流量主哪怕赚一分钱),不过中间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一个真正的原创自媒体有多么的困难。感悟最深的一点是:坚持真的很难。关于这次公众号的细节内容有时间再单独写吧。



时间都去哪了?



从疫情减弱回到北京后第一次感受到时间真的不够用了。买了两年的书,到现在还没有看完;计划的学习一些新知识总是无法在原定的时间内完成;立下的Flag,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抹去其中的一项又一项。



自我感觉自己不是那种拖延病患者,但是真真切切的感觉时间不够用了,无法平衡分配各项事情之间的时间调度,想做的事情很多,但是总感觉一天的时间太有限。举个例子,计划早上早起跑步,可是由于前一天晚上写了会东西,结果熬了会夜,然后早上就起不来,如果强行起来去跑步的话,跑完就感觉一天都很累很困。



就是这样,一件事情没有按时完成占用了其他事情的时间就会引发一连串的不良后果,强行完成吧身体吃不消,不去完成吧,感觉给自己设定的计划又没有完成。如何才能良性循环呢,可能是自己要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后记:这篇文章原本是打算6.18在大家抢购的时候写好发出来了,中间断断续续的写了好几段,总算在7月的最后一天成了现在的模样。在这里再立一个Flag,争取在元旦的时候把下半年的思考总结发出来。



发布于: 2020 年 08 月 01 日 阅读数: 191
用户头像

大唐小生

关注

大唐小生 2020.07.23 加入

公众号【SQL_BOY】作者 ”A SQL_BOY,BUT NOT ONLY 'CRUD' “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30岁的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