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省市新基建规划比较:区块链成标配,多地提及数字资产交易

发布于: 2020 年 09 月 19 日

中国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中国信通院预计,到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有望达到60万亿。



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新型基础设施提供支撑。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到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首次明确了新基建概念,并将区块链与云计算、5G通信、人工智能等技术一同列入数字经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范畴。



新基建概念清晰界定后,各地方政府从响应中央政策要求出发,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磅文件,加快推动新基建项目的落地实施。



在各地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相关政策文件中,区块链处于何种地位?又会产生怎样的作用?01区块链细致梳理了5月份以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重庆、浙江、云南、四川、福建等9省市发布的新基建行动方案/计划,从中一探区块链的“身影”。



上海新基建行动方案未提及“区块链”



上海市是9省市中最早发布新基建规划的地区。早在5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就印发了《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然而方案全文并未提及区块链技术及产业发展规划。上海也因此成为9省市中唯一未在新基建计划中提及“区块链”的地区。



北京、重庆两地在6月份发布新基建三年行动方案。重庆市将探索应用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建立专业领域存证保全、电子取证、数字签名、密码管理等信息安全服务平台;而北京则提出要建设数据智能基础设施,其中包括新型数据中心、云边端设施、大数据平台、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区块链服务平台、数据交易设施6个任务。



浙江、深圳、广州在7月份相继发布新基建三年计划。浙江提出,要推进区块链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区块链和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云计算、5G等前沿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集成创新,基本形成通用的区块链技术平台;建设国产区块链服务平台,打造区块链大数据共享、协同、管控平台,完善区块链发展综合治理体系。



广东省至今并未发布新基建发展规划,但相关报道显示正在推进中。深圳、广州两地也已颁布新基建三年计划。



云南、福建、四川三省则是在8、9月陆续颁布新基建规划。福建省在规划中提出有序部署建设区块链平台,包括推进建设安全可控可扩展的区块链底层基础服务平台以及区块链算力平台、基础软硬件平台等,启动建设基于区块链服务网络(BSN)的国家东南区域区块链主干网,开发上线数字福建区块链应用公共平台,以及跨链平台建设。



需要提出的是,福建和四川是9省市中唯二在行动方案中提及跨链技术的地区。



9省市区块链目标各异,杭州誓夺“区块链之都”



相较5G、人工智能等技术,区块链发展历程较短,理论上各省市应站在同一起跑线,但由于此前各地政策力度各异,技术、人才与产业等资源储备也不尽相同,区块链在我国的实际发展情况也逐渐显现出地域差异。



由于区块链产业基础不同,所以各地新基建规划中区块链的发展目标也存在明显差异。但总体来看,各地新基建方案中制定的区块链产业目标还是以实际情况为基础,整体较为务实。



广州市是中国区块链企业的聚集地,也是国内较早提出发展区块链的地区,具有较好的产业基础。同时,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广州区块链产业的发展始终备受关注。因此,在新基建三年计划中,广州市提出将重点建设国家区块链发展先行示范区,探索推进区块链“建链、上链、用链”工程,促进区块链产业集聚发展。



而在浙江新基建三年计划中,则是“霸气”地表示,将围绕新兴产业推进补链工作,重点落实大数据软硬件系统解决方案,将杭州打造成“区块链之都”。



杭州在国内区块链产业的位置毋庸置疑,曾创下诸多国内区块链的第一:建立全国第一个区块链产业园、第一个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成立全国第一个百亿规模的区块链创投基金等。作为一座不论是技术还是政策扶持都走在国内前端的城市,杭州已经将区块链打造成一张城市名片。众多国内知名的区块链企业也纷纷落户杭州,这些都是杭州建设“区块链之都”的底气所在。



聚焦实际场景,多地明确区块链典型应用指标



新基建项目的落地离不开一系列政策的护航。中央层面的政策更倾向顶层设计,而各地则更加聚焦具体的场景化应用,落地性更强。具体到区块链领域亦是如此,同时多地也在新基建规划中提出了相对明确的区块链发展目标/指标。



例如,福建提出要在智能合约、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不动产、智慧城市等领域培育100个以上区块链典型应用。



四川则要建设区块链技术应用示范场景20个以上,推动区块链在政务服务、金融服务、物流仓储、数字版权、农产品溯源等领域创新应用。



而云南在新基建三年计划中提出,要加快建设重要产品溯源、金融服务、税务、物流、医疗、跨境贸易等重点领域的区块链行业应用平台;到2022年,全面建成云南省区块链基础服务平台,打造50个区块链应用。



除此之外,一些具有地域特色的区块链项目也出现在各地新基建计划中。例如四川省区块链服务基础设施——蜀信链,云南省建立的全国首个省级区块链溯源商品码——“孔雀码”等。



而在诸多场景中,溯源、政务、金融等受到最广泛的青睐。



与此同时,9省市也在积极推进区块链底层技术平台、区块链应用服务平台及网络等区块链产业基础设施的建设。



多地提及区块链与数字资产交易的结合



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数据成为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一样的可市场化配置的生产要素。



在政策推动下,数字资产交易成为今年的热门话题之一,多地相继提出要建设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在9省市的新基建规划中,四川、北京和深圳都提出要借助区块链技术加速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建设。



四川在新基建三年计划中提出,要建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知识产权融资服务平台,探索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前不久刚刚颁布《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设立工作实施方案》的北京,也在新基建规划中表示将推进建立数据特区和数据专区,建设数据交易平台。



深圳的计划则更具体和落地。深圳在规划中提出,将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加快数据立法,探索建立数据确权、交易、流通等机制;完善政务数据开放共享机制,创造条件促进公共数据和社会数据资源开放;提升数据资源价值,搭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资源交易平台,推进数据要素资源深度开发利用;加强数据安全保护,加强对政务数据、企业商业秘密和个人数据的保护。



用户头像

致力于发布区块链领域专业全面的资政信息 2020.05.24 加入

中国电子商务产业园发展联盟区块链专委会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旗下的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简称“CECBC”,致力于发布区块链领域最新、专业、全面的资政信息,包括政策法规、行业发展、社会热点等。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9省市新基建规划比较:区块链成标配,多地提及数字资产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