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从程序员到福布斯全球首富,他经历了什么?

用户头像
北柯
关注
发布于: 8 小时前
扎克伯格:从程序员到福布斯全球首富,他经历了什么?

和google的佩奇、微软的盖茨相比,Facebook的扎克伯格算得上是一个“坏孩子”,永远要搞出一些新闻来。



据纽约日报消息,因Facebook处理仇恨言论不当,美国正在发起一场广告主抵制Facebook的运动,目前已有联合利华、高乐氏公司、星巴克、福特汽车、微软、可口可乐等知名公司在Facebook以及被其收购的Instagram暂停了广告投放。截止2020年7月16日发稿时,抵制的广告主已超过1000家。





而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因为用户数据滥用的问题,遭到了很多组织和个人的讨伐。



对内,扎克伯格在Facebook发展过程中,很少讲商业规则,倡导公司野蛮生长,时不时纵容下属给竞争对手搞点小动作。在工程技术上,Facebook也是能借鉴就借鉴。对用户,从来不重视隐私,并且从来不觉得这算是了不得的事。此外,他在做事上缺乏一致性,非常随意。



对外,扎克伯格一直树立自己作为哈佛学霸、计算机天才、进步派、全球慈善家、感情专一的完美丈夫、80后白手起家第一首富的形象。不仅如此,他还不断向中国示好:努力学中文甚至能用中文演讲,和其貌不扬的华裔老婆忠贞不二、时不时就会有扎克伯格参加活动的新闻,甚至雾霾天在天安门跑步接着又把爬长城照片分享到Facebook……扎克伯格成为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很多中产阶级的偶像。



但,扎克伯格误读了中国,中国的IT产业也误读了他。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投资学教授陶迅(Jeffrey Towson)在财富中文网发表了一篇文章中提到:"我们可以从扎克伯克对中国的态度中,看到一个基本现实,就是中国互联网的大环境、大市场和发展速度已经使得国际互联网巨头对中国'心动不已'。扎克伯格实际上是在通过了解语言、文化然后做好公关,为日后进入中国市场做精心准备。"

 

你看,他在媒体上为自己画的脸谱和他在商业上的行为完全是两码事。

 

01.开始黑客行动

 

今年36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充满着传奇色彩。

 

1984年5月,扎克伯格出生在纽约一个名叫多布斯码头的中上阶层城镇,他的父母是牙科和精神科医生。10岁的时候,他拥有了第一台计算机,小学六年级就开始编程,据说他高中时是一个极品黑客,擅长闯入电脑系统,后来偶然在某个地方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列入黑名单。无论故事是真还是假,扎克伯格确实是一个电脑天才。高中时扎克伯格为一款MP3播放器设计了一款叫做synapse插件,他把这款软件上传到互联网上供人免费下载,然后,包括美国在线、微软在内的各大公司相继给他打电话,希望购买他的发明。有消息称,微软曾出价100万-200万美刀聘请他来公司工作,但扎克伯格最终决定以学业为重,于是他进入众人向往的哈佛大学。



在哈佛这个崇尚社交的校园中,他显得有点儿愚钝。或许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因此不太合群,甚至与身边的同龄人也格格不入。



图:大学时期的扎克伯格



他平日里穿着大口袋短裤、那件蓝灰色连帽运动衫,搭配那双阿迪达斯夹趾拖鞋,甚至有一天他下定决心,打算这辈子只穿这种款式的鞋子。他那张瘦长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鼻子很高,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卷发和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在那双眼睛里装着一些有趣的东西,但是没有任何自然情感,也无法被解读。

 

继synapse之后,扎克伯格在哈佛编写了另一个名为”课程搭配”的程序,哈佛的学生能够通过这个程序得知其他学生选了什么课。这个程序很不错,校园里大多数孩子都喜欢这个程序,但显而易见,大家都不喜欢这个程序的发明者,特别是热辣的女同学,对书呆子带着嘲讽之情。

 

2003年10月的最后一周的某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晚上,扎克伯格在哈佛写程序搞辣妹公投评选网站,侵犯个人隐私。

 

那天晚上,扎克伯格从社交派对上失落而归,他闷闷回到宿舍,喝了一大口啤酒,想让苦涩的味道留在嘴巴里,他的手指的电脑的键盘上轻轻敲打着,电脑被激活了。



扎克伯格从中学时期就喜欢把想要说的话通过打字的方式呈现出来,这可以让他的思路更清晰。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扎克伯格与他的电脑之间的关系比他与世界上认可人的关系都要融洽。当他从电脑屏幕中看到自己时,他欣喜无比。也许,这和控制欲有关,和电脑在一起,让扎克伯格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或许还不仅如此,经过多年的操作练习,扎克伯格和电脑之间形成了一种共生关系、通过扎克伯格敲打键盘的方式可以看出,这似乎是他唯一的属地。



那天晚上8点多的时候,扎克伯格凝视着发光的电脑屏幕,手指敲击着键盘,打开了一个新的博客页面,最近几天他一直都在心里酝酿这件事。可能是最近交女朋友的挫败感促使扎克伯格最终决定把这个想法变为现实。他想要建立一个网站:从Facebook(哈佛大学学生照片的数据库)下载照片,然后比较两个人,并时不时放出一张农场动物的照片与其对比。显然,把女生和农场动物放在一起会令女生不爽。但扎克伯格完全没有意识到。

 

也许在此刻他知道自己要越界,其实他也不喜欢界限以内。

 

第一个目标是柯克兰楼,柯克兰楼全部开放,并且允许apache(网页服务器)配置对其进行索引。下一个目标是艾略特楼,艾略特楼也是开放的,但没法用Apache进行索引,扎克伯格进行空白搜索,然后数据库中的所有图片就会出现在一个页面上。然后是第三栋、第四栋……

 

现在,他的电脑里装满了照片,除了大一新生外,校园里所有女孩都在他的控制之内。在他的的笔记本电脑里,那些小小的字节代表所有的女孩,她们有的长的很漂亮,有的不起眼,有的是金发,有的胸部很丰满,有的个子很高。

 

这个晚上,他一直在继续他的任务。凌晨4点,他已经从宿舍楼的数据库中下载了成千上万张照片。然后他开始编写程序运算法则了,这种复杂的程序能给使网站运转。扎克伯格把这个网站命名为facemash.com,你可以比较哈佛两个本科女孩的照片,投票选出谁更热辣一些。在算法的推算下,看看谁是校园里最热辣的女孩。不到2小时,网站已经获得22000份投票。当扎克伯格发现网站像病毒一样传播时,就立刻把网站关闭了。

 

在扎克伯格内心深处,他一定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当然也是违法学校规定的。



当然,这算不上一级犯罪,他既没有从银行偷钱,也没有入侵国防部的网站。他只是在学校数据库中弄了几张照片。噢,不是几张,其实是所有照片。这是一个私有数据库,只有通过密码与特定宿舍楼内的IP地址组合才能进入。

 

事后,扎克伯格坦然向学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同时指出了他的行为凸显了学校电脑系统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扎克伯格争辩道,他还要弥补的机会,他表示自愿帮助学校修复系统漏洞。系主任出于好意,决定不会因为扎克伯格创建了Facemash而让他停学或者开除,而是给了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而且警告扎克伯格保证在今后2年不要再找麻烦。

 

他黑客出生的身份,也为他日后经营Facebook带来了隐患。这样的场景在扎克伯格今后的人生还会上演很多次,包括2018年8700万用户被Facebook售卖丑闻。



02.商人重利轻别离  扎克伯格的个人江湖恩怨

 

每笔巨额财富背后都隐藏着罪恶。——奥诺雷·德·巴尔扎克



扎克伯格用“肮脏”手段开除共同创始人沙佛利以及使原CEO帕克出局。





2004年初,扎克伯格上线了一个名为the Facebook的社交网站,给哈佛的本科学生使用——必须拥有Harvard college的邮箱才能注册。上线一个月就有一半的哈佛本科学生注册了,来了这么多用户,扎克伯格一个人就忙不过来了。计划在哈佛找了几个小伙伴帮忙,其中一位巴西富商的儿子沙佛利负责网站的商业运营,他掏了1.5万美元购买服务器,并且成为后来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拥有公司30%的股份。成为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之后,沙佛利试图通过在网站上卖广告来挣钱。根据扎克伯格和朋友的聊天记录,他当时觉得自己不懂得如何做生意,只是集中精力把产品做酷,在他看来沙佛利知道做生意的所有事情,于是生意上的事情和公司业务的发展都交给后者。

 

后来扎克伯格遇到了硅谷老兵、Napster的创始人肖恩.帕克,不仅把公司从纽约搬到了创业圣地硅谷,还在一个月之后,找到了50万天使投资,它的天使投资人正是PayPal的创始人彼得.蒂尔,看过从《0到1》这本书的朋友对他一定不陌生。帕克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公司总裁。



但是那个远在纽约,现在对公司没半点用处,甚至还在添乱的共同创始人沙佛利怎么安排,就让扎克伯克很伤脑筋。沙佛利有公司30%的股份,而且名义上还把持着公司的商业运行。让扎克伯格和帕克很不满意的是,沙佛利卖掉一些广告位后就开始在Facebook上放广告,更有甚者,其中还包括沙佛利自己投资的一个找工作的网站的广告。在这种情况下,扎克伯格决定下狠手让沙佛利出局。

 

扎克伯格先是通过改变公司注册地,削减了沙佛利的股权比例和潜在利益。扎克伯格在特拉华州注册了新的公司,由它收购了原来佛罗里达公司全部股份。这家公司给了沙佛利高达24%的股份,相比在一线干活的扎克伯格所占的40%的股份,这个比例是极高的。各个天使投资人、帕克以及创始团队的员工,分享了大部分余下的股权,此外,还给未来的员工预留了一部分股权。至此,沙佛利的股权还没有被稀释,虽然他的占比从开始的30%下降到24%,但是考虑到投资占股以及新人占股的因素,这一等比例下降是合理的,而且扎克伯格的占股比例则下降更多,从65%下降到40%。

 

但是,扎克伯格留了一手——

 

他要求沙佛利放弃对Facebook知识产权的拥有权,并且把投票权转给扎克伯格,也就是说扎克伯格牺牲一部分股权换回了沙佛利的管理权。说实话,当时的Facebook也没有多少知识产权,而一家作价已经几百万美元的公司,股份才是最主要的。沙佛利当时远在纽约,既然已经没有了控制权,那么投票权的意义也不大,隐私沙佛利就签约了这个协议。但是沙佛利没想到的是,这其实是扎克伯格为他设下的陷阱。



接下来,掌握了投票权的扎克伯格就大量增发股票,他本人和创业团队以及帕克和蒂尔在增发后,都基本上维持了原来的比例,而沙佛利的股份被稀释到6%左右。基本上相当于被赶出了公司。由于沙佛利不在公司,等他得知股权变更消息时,已经是几个月后Facebook进行新的一轮融资之际。愤怒的沙佛利给公司发去律师函,而扎克伯格收到律师函之后,立即开除了沙佛利,紧接着双方开始了法律诉讼。不过,扎克伯格和沙佛利最终还是达成了和解,扎克伯格允许沙佛利使用共同创始人的头衔,而沙佛利也不再对公司发布意见。



来源:纽约时报/ REDUX / EYEVINE

 

解决了沙佛利之后,Facebook的总裁帕克身上又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2005年8月,在帕克和朋友的一次私人聚会上,警察拿着搜查证、带着专门寻找毒品的猎犬跑来搜查毒品,因为有人举报他们收藏和吸食毒品,警察最终搜到了可卡因、大麻等毒品并带走了帕克,在场的还有一位年龄不满21岁的女生,让问题变得更严重。继而投资人要求公开表示要求帕克辞职,扎克伯格的态度有些暧昧,他一开始认为这不是一件大事,但是又很快接受了投资人的建议,帕克离开了公司,扎克伯格完全掌控了Facebook的经营。

 

在自由派非常强势的硅谷,不少人觉得扎克伯格道德有亏。

 

从结果上看,扎克伯格的做饭显然让Facebook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只是他的手段不那么光明正大,以至于至今被业界诟病,成为创始人内斗的负面例子。扎克伯格的江湖恩怨,其实体现出我们平时在生活中的诸多无奈。



首先,年轻没有经验,难免要走些弯路。很多时候,过去犯的错误即使后来弥补了,其负面影响很长时间都难以消退。



其次,因为短期利益不得不损害长期利益的无奈。其实很多公司在创业的初期都有这个问题。不这么做,公司在早期就生存不下来,但长期这么做,就是自寻死路了。



最后,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这就是命运的无奈。Facebook从一开始对人采取了不宽容的方式,这种风气渐渐形成了企业文化,最后都不可避免地作用到自己身上。我们种下一粒什么样的种子,就开一朵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多少经历,难免在待人处事上要走一些弯路,更何况扎克伯格面对的形势和压力比我们要严峻很多个数量级。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我们要必须面对的的,只有不断从过去的失败中总结出经验,才会变得处理复杂事情时游刃有余,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失败中无法自拔,再聪明的人也需要沉淀。

 

从沙佛利、帕克,甚至投资人蒂尔等,在扎克伯格成长的某个阶段,这些人先后成为他的伙伴、导师,给他带来了不同的帮助和经验,但结局都不太圆满。如何和伙伴相处,做到好聚好散,这是我们每个人特别是创业者需要修行的课题。国内的资深企业家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360的周鸿祎和齐向东反目,教培行业的元老俞敏洪和徐小平分道扬镳。

 

必须肯定的是,道德和名誉是自己要倍加珍惜的羽毛。必须念兹在兹,无日或忘。



03.我们都是Facebook的羊

 

一旦你在Facebook上传了文字、视频、语音等数据之后,Facebook就拥有了数据的最终解释权,数据也不再属于用户本人。



Facebook 最厉害的一个按钮,就是这个在其它各大网站上的 F 图标按钮。

它似乎是个分享按钮,比如你在一个页面看到一篇好文章,点击朋友圈按钮就能分享到朋友圈一样,这个按钮表面看也是让你分享内容用的,点击它,你可以把这个页面的内容转发到你的facebook 主页。



但事实是 —— 不论你是否点了这个按钮,Facebook都能知道你浏览了这个网页 —— 这个按钮本来就是 Facebook 搜集数据的工具。Facebook 时刻跟踪你的浏览情况,就算你在浏览器设了禁止追踪都没用。



Facebook 对每个用户搜集98项数据 —— 你的种族、年收入、房产的价值、是否是一个母亲、是一个什么类型的母亲、是否已婚、信用额度如何,等等等等。

 

Facebook 还直接从5000家数据交易商购买数据,它还能拿到地方政府机构的公共数据,比如说你的汽车注册情况,破产声明,以及成立公司的注册信息。

 

你可能会问,搜集了我这么多数据,你应该能精确地了解我,对我投放一些精准的广告了吧?

 

并没有。

 

Facebook 的算法并不怎么在乎判断是否“准确”,它在乎的只是“有联系”。比如,它从你的周围环境判断你是什么人。它知道你的住址,就知道了你是穷人还是富人。它甚至有一个通过你的交往圈来评定你的信用等级的体系!如果你的交往圈子都是来自于金融公司或者高端行业人群,Facebook就会给你很高的信用评级。如果你交往圈子中的人都不怎么样,甚至有很多穷人,它对你的评级就低。

 

你说这不是赤裸裸的歧视吗?!那你别忘了,你只是Facebook的用户而已,你不是客户。Facebook对你的“服务”可都是免费的。





现在的Facebook是个盈利能力极强的公司。仅仅Facebook2020年Q1营收为177.37亿美元,净利润为49.02亿美元,而这49亿美元中,没有你的一分钱,都是广告公司出的钱。

 

如果Facebook是个牧羊的畜牧公司,你可不是花钱来买羊毛和羊肉的客户。你、我,我们这些高高兴兴地、乐此不疲地、甚至已经上瘾地分享照片、发状态、点赞的人,都是羊。

 

虽然2019年3月7日,扎克伯格发布了一篇名为《一个注重隐私的社交网络愿景》,他认为:”在思考互联网的未来时,一个注重隐私的交流平台,将变得比今天的开放平台更加重要。”他表示未来的世界应该是,”人们可以私下交谈,自由生活,发出的信息只能被接受者看到,而且也不会永远储存下来。”

 

但如何在用户已经丧失数据所有权的情况下,真正保护用户隐私,而不是用作各种商业用途,仍需观望其下一步行动。数据的所有权、隐私的边界、隐私的定义,也将是各种社交媒体在这方面需要集中关注和解决的焦点。

 

04.Facebook社交王者的地位已被撼动



曾几何时,Facebook是年轻人的活动场所,主要用户是高中生和大学生,大学毕业5年以上的很少使用它。2007年,拉里佩奇说,我这个年龄的人,已经不使用Facebook了,那时他才35岁。但是今天的年轻人里,Facebook已经是老人家的网站了。现在的高中生和大学生根本就不用Facebook,即便有账号,也从来不登录,那么年轻人使用的是什么呢,Instagram、WhatsApp,更多的人用的是社交网络的黑马Snapchat。长江后浪推前浪,1990年的埃文·斯皮格尔,以近15亿美元的身价,从扎克伯格手里夺得这一宝座,成为全球最年轻亿万富翁。

 



在大自然,动物利用伪装来自我保护,以及伪装自己接近猎物。



伪装也是人的天性,你看到的只是他人愿意让你看到的。我们人类中如扎克伯格这类聪明人把伪装技能用到了极致。

 

我不去评判孰对孰错,至少从目前来说,扎克伯格利用伪装技能让Facebook迅速建立根基,成为了社交网络的王者。坏处就是一旦Facebook完成了蜕变,就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如果继续伪装下去,就会影响企业的生存。已快步入不惑之年的扎克伯格,倒不如借鉴谷歌佩奇的”不作恶”的价值观,懂的要想长期发展,就必须在圈内、在公众面前树立真真切切推动人类进步的公众形象,并以行动赢得大家的信任。

 

而我,不会低估扎克伯格。



希望今天的分享对你有帮助,有任何云计算、建站相关问题可以私信我。我是北柯,康奈尔大学 CS(计算机科学)硕士,连续创业者,目前在阿里云 AI智能建站 技术研发团队任职,担任高级算法工程师,欢迎关注。



个人公众号:北柯建站

个人知乎号:https://www.zhihu.com/people/bei-ke-11-31

我负责研发的阿里云建站产品:aliyun1.wezhan.cn




参考资料:

1.http://www.fortunechina.com/business/c/2017-09/28/content_292735.htm

2.https://creativefuture.org/facebook-scandal-timeline/

3.https://twitter.com/jonerlichman/status/1174381153228341248

4.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photography/proof/2017/08/camouflage-animals-concealment/

5.李翔知识内刊

6.吴军《浪潮之巅》

7.万维钢 精英日课第二

用户头像

北柯

关注

分享云计算、建站内容。公众号:北柯建站 2020.07.27 加入

我是北柯,康奈尔大学 CS(计算机科学)硕士,连续创业者,目前在阿里云 AI智能建站 技术研发团队任职,担任高级算法工程师,欢迎关注。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扎克伯格:从程序员到福布斯全球首富,他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