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苹果公司技术部门的宫斗和冷战

用户头像
赵钰莹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4 月 26 日
聊聊苹果公司技术部门的宫斗和冷战

承包商,硅谷科技公司的另一张名片。



在一些外媒的报道中,苹果公司的信息系统与技术部门总被和“血汗工厂”联系在一起。这个部门简称 IS&T,负责开发苹果各类内部技术工具,从服务器到数据架构,再到零售与企业级销售软件等。



IS&T 部门的人员构成比较特殊,主要由承包商构成。这和外包还不一样,这些承包商的员工长期进驻苹果,在服务期间仅为苹果提供产品和技术。显而易见,不同的承包商之间互为竞争关系,这导致该部门的内部竞争不断加剧。一位曾与 IS&T 密切合作的前苹果员工对媒体表示:这是个规模庞大的承包商组织,专为苹果公司处理各类基础设施相关任务。由于充满对抗,整个部门就像是现实版的“权力的游戏”。



激烈的内斗导致真正有用的软件无法顺利构建,而这些承包商员工更是成为消耗品——出了问题,临时工背锅。

这里每天都是冷战状态



前 IS&T 部门承包商 Archana Sabapathy 曾两次加入承包团队,用她的话说“这里每天都是冷战状态。”Sabapathy 的第一份工作持续了三年多,而第二份则只有一天。她回忆道,Wipro、Infosys 以及埃森哲等外包公司一直在部门内努力扩充自己的势力并夺取更多项目。而项目最终到底落在谁的手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能以多么便宜的价格满足苹果提出的要求。



正因如此,IS&T 中充斥着一个个供应商“小集团”,对承包商的忠诚度才是考核员工的最高指标。Sabapathy 在谈到供应商之间关系时表示:友好合作?大家压根不会往这方面想。这里跟美国的传统工作方式完全脱节。一般来说,大家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建立人际关系,毕竟跟同事之间需要长期相处。但在我们这里,人际关系完全不存在。



这种动荡直接影响了苹果内部员工与承包商之间的关系,因为员工不停更换,苹果内部负责对接的员工不得不花时间和不同的继任者重复项目进展,一位前苹果员工表示:曾经一起工作的 IS&T 同事突然转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组,上面直接派出新的继任者,但继任者不到一个月也被调走。他们离开之后,IS&T 指派了一位新的 IS&T 项目经理,这还是后来偶然听说的。



即使 IS&T 里面这些承包商负责的项目最终完成,但还是带给苹果员工很多令人头痛的问题,包括种种需要善后的烂摊子。根据苹果员工的表述,如果 IS&T 开发的产品出现故障,苹果内部员工往往被迫重写代码,因为承包商服务期满就换地方了。



在 Quora(一个问答网站)上,“苹果 IS&T 部门的工作文化如何?”问题吸引了几个匿名用户的回答,基本都在吐槽,比如 IS&T 的工程质量低下、工作环境压抑等。也有言辞犀利者表示:其代码质量和应届本科生写出的东西有得一拼。也有一些人希望借此机会成为苹果公司正式员工(不可否认,苹果是一家有吸引力的科技巨头),但其实这种机会比较渺茫。



事实上,想从外包工作中获得成长并不容易,苹果的部分合同工离开苹果后,就会在其他科技公司找一份类似的合同工工作。到头来,他们租住的房子里混住着一些 Facebook、谷歌或优步(Uber)的合同工,经常在下一家雇主那里遇到熟悉的前同事。



一位外包员工表示,在不同公司跳来跳去没有给人进步的感觉。“我在苹果学到的所有技能都无法在下一份工作中发挥用途。因此有些人放弃了希望,他们迟到早退,整天无所事事。而在经理眼中,他们和其他员工没什么区别。”

雇佣合同工普遍且正常



即便是在中国,科技公司雇佣外包员工也不是什么大新闻。事实上,Faebook、谷歌以及亚马逊都雇用了不少承包商,只是近几年承包商规模迅速扩大,人们开始关注这方面问题并争取更好的条件。以谷歌为例,内部员工曾通过罢工的方式要求公司改善承包商待遇。



硅谷的科技公司创造了巨额财富,雇佣的正式员工人数却远远少于此前的传统企业巨头。部分原因是软件可以无限复制,却不能用这种方式来生产汽车,这就是科技行业最早把核心功能外包给合同工的原因。

当然,这背后还有节省企业成本等其他原因,毕竟这些合同工的工资更加便宜,也有企业最后会考虑雇佣合同工而大量裁减原有正式员工。



Charles Luck 就是一个例子,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贡献给了华尔街的投行,他是一位有着 30 年大型机开发经验的 57 岁大龄程序员。起初,他所在的团队有超过 500 名程序员,平均年薪超过 10 万美元,再加上健康福利、带薪假期、人寿保险等等,薪资成本支出之巨可以想象。



后来,公司内部有人表示要摆脱大型机。这个人让麦肯锡做了一项调研,然后“退休”或解雇了 400 名程序员,成功把部门成本缩减到了一定规模,最终这个人成了公司的 CIO。



剩下的 100 名程序员需要做原先 500 名程序员做的工作,为此他们度过了 10 年的不眠夜(加班)。到最后,部门里留下的全是廉价且能力一般的印度程序员。他们负责运行的系统处理着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他拿亲身经历举了个例子:



在公司高层的眼里,我是一名 57 岁的老程序员(年龄大、薪酬高、性价比低)。最近公司在印度的班加罗尔招聘了 40 名新程序员,几天之后,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的职位被取消了。新招的程序员在印度远程办公,都不需要为他们办签证。签好协议后,我拿着遣散费(或者什么都不带)就回家了。



在硅谷,确实有大量印度程序员在承担外包的工作,印度裔更愿意留在美国主要是因为本国经济发展较西方落后,回国后没有好的发展机会。这些人往往工资低且很拼命,这让整个市场充斥着激烈的竞争,也让那些期待改善待遇的合同工很无奈,因为只要你放弃这份工作,就立刻会有人顶上来,这让待遇差的问题短时间内很难得到改变。



发布于: 2020 年 04 月 26 日 阅读数: 96
用户头像

赵钰莹

关注

InfoQ高级编辑 2018.12.24 加入

坐标北京,主要关注AI和云计算领域,长期接受独家爆料和技术投稿,只要你有料,我这就有酒。联系方式(微信同号):13051771597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聊聊苹果公司技术部门的宫斗和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