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只是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