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疫”录(22):我以为结束了,其实才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