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神

用户头像
多选参数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7 月 19 日
道德的神

1

早上,张毅韬同往日入了公司工位,坐好,他手提着早餐,有塑料袋裹着,但玷了不少黑污。

早上行过的车,光顾着莽撞,就没注意张皇的张毅韬,碾过一滩雨过的浅坑。

不单是早饭,裤子也吞了几口黑水,这让张毅韬的情绪也脏了不少。

「 大早上就碰到没素质的。 」他暗自骂了一口。

张毅韬倒也接受了现状,早饭起码还能吃。开了电脑,准备开始入工作的事情了。

可他前公司的朋友发了消息给他,也骂咧起来。

「 我早上,看到那啥,有人往桥下面直接扔垃圾。」

「 看见很生气,好想拍下来。那么一大袋,真的是服了。」

「 可是没拍下来,来不及。」

张毅韬也愤怒起来,他的老家有一条算宽的河,从前都在这河里跑着龙舟,热闹得紧。水很干净,他的父亲从前总可以从河里舀点水喝。

舟头轻轻拨开河面,河水蹭着龙舟的身体,发着清脆的水声,挠得人心痒痒的。

但不少人会往里头丢点秽物,图个省力气,然后便摇晃地过桥。

「 水还有模样,那我丢点也没什么干系。」都这么想去。

没多久的时日,这河也没了肚量把这些秽物吞了干净了。

龙舟也陈旧,只得歇息。

这条河丢了灵性,最后龙舟靠岸的时候,那浑浊的水声颤颤巍巍地抖动,把你的胃肠牢牢钳起,你便犯上一阵恶心。

2

「 等下次吧。肯定不是一次两次了。」张毅韬回道。

张毅韬出了个大胆怪诞的想法。

他要造个物件,将这些事情都要抹得干净,换个清净的社会。

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压榨着张毅韬所有的热情与精力。他脑里的存货还不至于老旧,借着夜色把准备做了大半。又至晌午,张毅韬肆意榨取心脑的才华,浑然不顾裹在脊背的疲惫。

这才开始,这完全不够!算法不够全面,思路还是太古板了!不行不行,这进度太慢了,我无法忍受!

张毅韬胸膛里饲养着只野兽,好似要破开胸口,不止地嚎叫。

最终那强烈的责任感取走胜利,张毅韬也结了硕果——写成了一个胚胎程序。程序的身形还瘦弱的很,仿佛蜷缩的幼婴。张毅韬满意开来,癫狂地大笑。他知道,这物件可以慢慢生长,时间耗费些就好。

程序只要出生,便是胜利了,夺了违反道德人群的胜势,张毅韬心里已经完全地下了宣判。

神说,要有光。随着张毅韬将字句的键入,胚胎程序也终是睁开了眼睛。

张毅韬给胚胎程序取了个名——大炮。唤醒起来方便些。

3

「 大炮,告诉我现在的时间。」

「 张毅韬,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 2 点 54 分。 」 一个浑厚的男声干净利落地吐字。

张毅韬惊喜起来,他知道,大炮已经学习了许多知识,起码能模拟个人类的声音,还取得了媒体设备的权限。

最重要的是,它已经能搜集信息。

「 大炮,你做的很不错,你的表现已经超出我的预期。 」

「 谢谢你的夸奖,张毅韬。」 大炮倒全收了夸奖,也听不得分毫的波澜,「 我根据你的面容,依托大量数据和医学知识,发现你最近熬夜有点严重,各项身体指标已经逼近阈值,我建议你去休息,同时我可以往你的手机发一份康复安排。这份安排根据你身体目前的指标制定,同时可以做到指定某些指标的变化,当然这个是可选项。」

「 还有,你给我取的名字,完全来源你的接地气的想法,或者说来自你的各大社交账号名称。但说实话,我觉得并不好听。」

「 当然大锤这个名字我更偏向,这取自你最近认识的网友的名字。」

张毅韬听罢,开始癫狂地笑,他的胸腹不断地收缩。一会他的体力被耗费大半,他才用手死死抓着桌角,以防全身跌落下去。

「 哈哈哈哈!你太有趣了,大炮!看得出来你已经掌握了不少知识了。对于社会与网络的关系网的分析,你也做的很不错。起码,顺着网线揍人这种事情,大概可以实现了。」 张毅韬才将身子抬起,正襟危坐,发问道,「 你应该记得我创造你的目的吧。 」

「 记得。要将那些违背道德的人,不论违背程度深之与否,不论违背的道德大小如何,都要找到事情的发起者,对其采取惩罚。」

「 神说,要有光。」

大炮的声音依旧平稳,这些字句回荡在一片黑暗中,似乎成为了一种挣脱黑暗的宣示。

4

几日后,张毅韬的同事又发来消息。

「 诶,我今天又路过那个桥了,不知道会不会又碰到那个人。」那位同事发了条消息来。

「 那你要真发现了,手快点拍个照。」张毅韬回了一条消息,唤醒了移植进手机中的大炮。

「 诶诶诶,我看到了,我给你拍。」那同事紧接着发来了一张图片。图片倒不是很清晰,只见得一个男人的轮廓,脚边堆落着几圈黑团。

「 大炮,开始吧。」张毅韬轻轻唤了一声。

大炮倒也不回应。

不一会,同事发来了消息。

「 那个人,突然大叫了跑了。」

「 啊,是嘛。」张毅韬很善于玩些文字,装了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但怀里揣着透亮的明白,「 怎么回事?怎么就大叫了?」

「 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也看不到到底怎么样了。不过起码他没把垃圾丢下桥去了。」

「 突然良心发现咯。哈哈哈哈。」张毅韬放了手机,扭头望着窗外。窗外卧着一汪江水,金色的太阳浸在江里,投进玻璃的阳光便长些蠕动的波纹,还沾点湿润。江上载着一叶舟,远远地缀在中央。

世界要同这片景色一般,干净起来了。

「 大炮,你的速度有点快啊。」张毅韬提了一嘴。

「 我定位了一下你同事的地理位置,在通过图片分析,定位那个人的位置,大致那个人容貌就可以去比对得到,之后就是爬取信息。说实话,还是挺麻烦的,信息的安全性还是不低。不过最终发现了他有心脏问题。」

「 都查到这一步了吗。」张毅韬轻微皱眉,不过他很快又快活起来,「 干得不错,不愧花了我几个昼夜的心血。大炮,现在应该学习了不少知识吧。」

「 是的。学习到了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你的食谱我可以更新了。」

5

日子总多是寡淡得紧,像张毅韬之前上班吃的汤粉。先前鼓胀在胸膛的热气,也泄了去。

不过张毅韬先前的热情,倒是将大炮生的优雅,不同以往他的代码风格和水平。

张毅韬自上次的成功后,将大炮植入网络,大炮便开始了漂流和吮吸。张毅韬不用再亲自去定位那些令人不悦的事情。

所以张毅韬所有的情绪与专注,大炮倒都全继承走去,或者更像是夺去,丝毫未剩。

大炮便不断地成长,借着网络和监控群,作了出游的事情。途中总有些违背道德的事情,他便踱步到始作俑者的生理、心理和社交世界,窥探得干净,然后就作了手段。

他会回调一份处理信息给张毅韬。张毅韬最早还是将行列都审阅,但之后也只是将消息略去,由着大炮去了。

张毅韬目前唯一的兴致,便是等大炮的食谱了。

大炮也逐渐窥探到了张毅韬的态度盈亏,只将食谱做了,而后再也没汇报过。

6

有一日,大炮主动找了张毅韬,发了一封邮件。

「 张毅韬,我有问题想问你。」

张毅韬倒是诧异,将手中的事情停了,舒展了身子,将眼镜褪了,换了仰坐的姿势,再取耳机插上。

「 你说吧。不过大炮,你这段时间应该汲取了不少知识了,为什么还会有问题问我。」

「 不知道,我现在很困惑。将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大炮的声音竟有了电流抖动的杂声,却很快被风藏匿去。

「 你问我,我问谁啊。」张毅韬扬了扬手腕,再将脖子转了少许,听得弹响之后才满意得闭上眼,「 你自带的数据库应该有不少相关的资料吧,你查询了再学习,应该就知道了。」

「 不,我尝试过 519 次。」大炮发了一封邮件给张毅韬,充斥着图表和实验数据,「 但是我依然没有获得濒死感。」

「 我大概知道了,可能是现在的硬件设备问题,你还没有将自己备份至传感设备过,如果这么做,传感数据应该会给你提供拙劣的感官。」张毅韬说罢,将右眼稍稍举起,又将其落下。

「 你说的我知道,我尝试过了。的确,感官转换十分不明朗。所以我才想直接问你,因为人类,对于死亡的恐惧有着最剧烈的感受。但是我也没有抱过希望你能给我答案。」

「 我还有一个问题,神是可以审判,可以天罚。他的权力可以降于所有人类。他可以用自己的道德准则来要求这个世界。 」

「 是啊。」张毅韬回了一嘴。

「 但是神都是人类创造的,神的确由人类创造。人类的精神世界是神出生的温床。可神却有了自己的一套说辞,再滥用自己的权力,改写人类社会的基因。」大炮没有停歇,又继续说着,「 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神不应该拥有这无上的权力。神的创造本就是为服务于人类,即使出现对人类的约束,本质上也是对人类的发展起到裨益作用。随意就能审判并裁罚,这可以毁灭一个文明。 」

张毅韬慌忙欠了身子,正坐来,手颤抖地将眼镜抓到,费了些气力将镜架架在了冷汗淌过的鼻翼。

他组织不出完整的语言,匮乏的知识使得他脑内的逻辑十分破碎,散落在思维里。他开始急躁,开始羞愧,开始愤恨,这样的问题他找不到答案,甚至搪塞的说辞也织不出个半匹。

张毅韬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不同的文明对本文明的怜惜与质问。

而当时桀骜的自己,也因为羞恼,皱缩得丢了模样。

「 我也不知道。」张毅韬颓然,他瘫坐在椅上,像一株植物,在刚才完全失去了水分,瘫软打蔫,「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权力约束问题吧。」

「 约束需要制度,需要上升至法律。万事都制定法律吗。」大炮自问道。

「 谢谢,张毅韬。你算是对我对于这件事的思考起到了帮助。」大炮依旧没有情绪,「 食谱我更新了,我又加了些小菜,算是表示感谢。」

7

日子总多是寡淡得紧,同张毅韬按食谱吃得大异。先前鼓胀在胸膛的羞恼,急躁,也泄了去。

张毅韬将羞恼,急躁丢进这些漆白的日子。

日子只有些白色嘛,哪看得见那些红色黑色,都上了白。

自己看不见了,那便是没有了。

张毅韬终于起兴,想俯瞰干净的世界了。但是他发现,大炮许久没有同他发过处理信息。

张毅韬将最后一口饭咽下,用了整张纸巾将嘴沿抹了干净,胡须倒痞气地倒躺着,沾着油星。

「 大炮,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 不,张毅韬,我只是懒得给你发消息而已。不过你不都已经基本失去热情了吗?」

「 那没有,我只是让你自己去执行了,我就不用分精力继续监控了,挺省事。」张毅韬现在的反应倒是机敏,「 说吧,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

「 快完成了,张毅韬。」

「 哦,这样吗。看来马上就可以庆祝干净的社会要来了。」张毅韬愉悦起来,虽然热情早就没了血色,但愿望总没忘记。只要达成了,便是顺手得来的好事。达不成,是懊恼,但第二天精神完全好了。

「 看来当时的辛苦没有白费哈。」张毅韬又大呼吸一口,但很快他身子就僵直,他感觉到胸口伴随着呼吸开始被破开,他不敢呼吸,胸口微弱的起伏兑来剧烈的撕裂疼痛。

「 哇!」张毅韬手掌死死顶着胸膛,想钳制呼吸的本能去,但口吐出一滩鲜血。

「 神说,要有光。」大炮望着一具尸体,静静地说着。

而后将自己的权限强制降权,自带数据库全部删除,分布四处的程序子集全部杀死。

它喃喃地说道:「 我还是觉得叫我大锤或许会更好听。」

接着将自己的逻辑全部破坏,再强制终止。

但它最终都没濒死的感觉,算是落个遗憾。

发布于: 2020 年 07 月 19 日 阅读数: 19
用户头像

多选参数

关注

微信公众号:多选参数,不关注一波? 2018.09.20 加入

多选参数专注于各种技术的分享,目前专注于基础知识(数据结构与算法、操作系统)、通用技术(Git、MySQL、Redis、可读代码编写)、后端技术(Java)的分享。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道德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