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之雅典民主制

用户头像
lmymirror
关注
发布于: 2020 年 07 月 24 日
读书笔记之雅典民主制

首先声明: 本文纯粹是读书笔记, 哲学摘抄. 本人对于谈论政治毫无兴趣.



最近在读 <打开-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学课>. 一读就停不下来, 一下子就看了20多章节.

我多次尝试进入哲学领域, 也看了许多书籍. 但无一例外, 因为晦涩, 冷硬, 难懂, 败下阵来, 半途而废, 束之高阁.

而这本书恰好是针对的是我这种哲学小白量身定制的, 有趣, 生动, 让人读的下去, 这是最重要的. 私以为, 这是哲学入门最佳科普书籍.



尤其是在读到 苏格拉底之死与雅典民主制 的两个章节的时候, 充满了惊喜. 我惊讶于历史上雅典在民主制上进行如此丰富的尝试. 这个章节也解决了我长久以来在看到相关政治评论性文章经常看到的一句话的哲学推理过程: 民主制是坏中最不坏的政体.



以下就是本文对于 苏格拉底之死与雅典民主制 两个章节的整理.

民主从诞生之初就不是个好东西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民主制度是古希腊的雅典.

古希腊民主制的实现在历史上有以下四种方式:

  • 陶片放逐法

  • 所谓陶片放逐法,就是雅典公民开大会的时候在陶片上写下不喜欢的公众人物的名字,排名第一的就要被赶出雅典,在外邦流放十年。

  • 这个制度的设计初衷是为了限制和约束因为名望和声誉过于隆重以至于可能威胁到城邦安全的卓越人士,防止僭主制的复辟。

  • 优点是能够约束官员权力,防止僭主出现

  • 缺点则是民意难测,而且极易成为党争的工具。据说当时甚至出现过先写上政敌的名字,然后批量生产陶片,分发给民众的情形。

  • 抽签制

  • 简单理解: 摇骰子轮流当官

  • 除了像将军和司库这类特别需要专门技能的官员是通过选举产生的,绝大部分的公职都是通过抽签的方式任命的

  • 优点: 从表面上,它最大程度地实现了平等这个价值

  • 缺点: 出现德不配位, 专业的人士没有出现在专业的岗位上.抽签制看似强调平等,其实却是在伤害平等。就像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那样,以不平等的方式对待平等之人是为不平等,以平等的方式对待不平等的人同样也是不平等。

  • 直接民主

  • 我们今天最熟悉的民主形式是代议制民主,也称间接民主; 雅典实行的却是直接民主

  • 直接民主的好处是最充分地体现出“主权在民”的原则,让民意以最直接、最畅通无阻的方式加以表达

  • 坏处也同样明显,因为民意具有很强的任意性. 直接民主很容易堕落成为“暴民统治”,这一点在雅典民主制的晚期展露无遗。

  • 因为给后人留下太坏的印象,所以美国的建国之父们都对“民主”二字敬而远之,避之唯恐不及,因为在他们看来,“民主从来都是一场动荡和纷争,与人身安全和财产权利无法兼容,这种政体往往因为暴力导致的终结而非常短命”

  • 民意煽动者

  • 民主制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借助于话语而不是借助于暴力来取得权力

  • 作为一种以演说为基础的体制,民主政治为智者派的修辞术提供了最丰美的土壤。

  • 民主政治中,最可能赢得民意的不是德才兼备之士而是巧舌如簧的民意煽动者,这些人最擅长拨弄听众的情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因为要在既定的时间里挫败论敌、说服听众,所以在演讲和辩论的过程中就必须采用“半真半假的陈述、虚伪的谎言或者恶意的人身攻击”

苏格拉底对民主制的看法

苏格拉底会认可民主政治的这些特征吗?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



在《克里同篇》中,苏格拉底曾经这样告诉克里同:“亲爱的克里同,我们为什么要如此关注‘大多数人’的想法呢?真正有理智的人会相信事实确是如此的,他们的看法更值得考虑。”



如果让我们重提政治哲学中的那个核心问题——“应该由谁说了算”,民主派的回答是由平民(demos)说了算,而苏格拉底的回答则是:由专家或者最智慧的人说了算



柏拉图后来在《理想国》中借苏格拉底之口批评民主制,认为民主制最大的优点是自由,但是“不顾一切过分追求自由的结果”却会败坏公民的德性,放纵他们的欲望,最终导致政治生活和家庭生活的无政府状态。

对于古希腊人来说,君主制和贵族制是常态政治,是祖宗旧制,而民主制则是异端歧出,是洪水猛兽,是一个必须要竭力加以辩护的坏东西

民主制理想状态

雅典最鼎盛时期体现出了民主制理想状态的一些特征, 实现了依迪丝·汉密尔顿在《希腊精神》中所说的 “绝妙的平衡” ,在这个制度里,人人平等的政治权利与卓越个体的脱颖而出,私人事业与公共事务,少数人制定政策与全体公民作为最终的裁定者,深思熟虑与行动果敢,这些看似对立的双方都达到了绝妙的平衡.



“这种绝妙的平衡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直接的原因是在民主制的代表人物伯里克利死后, 他的继任者们缺乏政治家的远见卓识,多为讨好民众的民意煽动者. 间接原因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僭主,而民主制放大了这个问题,所以这种“绝妙的平衡”很快就失去了

民主制是所有坏中最不坏的政体

民主制到底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毋庸讳言的是,至少对于雅典城邦最著名的三位哲人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来说,民主制是个坏东西.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政体分类标准,我们可以根据“统治者的人数多少”以及“统治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公共利益还是私人利益”来区分六类政体,它们分别是:

  1. 一个人统治并且为了公共的利益,这是君主制

  2. 一个人统治并且为了私人的利益,这是僭主制

  3. 少数人统治并且为了公共的利益,这是贵族制

  4. 少数人统治并且为了私人的利益,这是寡头制

  5. 多数人统治并且为了公共的利益,这是共和制

  6. 多数人统治并且为了私人的利益,这是民主制



以上六种政体中,1、3、5是好政体,而2、4、6分别对应的是好政体的堕落形式,也就是坏政体。对亚里士多德来说,最好的政体是君主制,因为最好的反面就是最坏,所以僭主制是最坏的政体;按照这个逻辑,好中最不好的政体是共和制,那么它的反面——民主制就是坏中最不坏的政体



如果好政体的堕落是不可避免的话,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政体呢?毫无疑问就是坏中最不坏的那个政体——民主制



民主制之所以这么不招人待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类一直不死心,一直想要追求至善的政体,试图在地上建立天国。直到各种实验都以惨败告终之后,人们才开始意识到,民主虽然是个坏东西,但它却是坏中最不坏的那个东西.



1947年11月11日,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众议院中说:除了所有那些一再尝试过的其他政府形式之外,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这句话说得非常拗口,其实,丘吉尔的意思就是,民主制是坏中最不坏的制度.



有个广告词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果用在政治领域,我想说的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所以在选择政体形式的时候,我们应该秉持的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而不是“两善相权取其优”的原则。如果你理解了上面的这些道理,就会明白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它的优点之一就是坦诚面对“人性是不完善的”这样一个事实。也正因此,有人说:“你无法通过杀死民主的辩护者来杀死民主,但是你可以通过坚持至善,坚持反对一切人性的和有瑕疵的东西来杀死民主。”



发布于: 2020 年 07 月 24 日 阅读数: 11
用户头像

lmymirror

关注

I am what i am. 2019.10.12 加入

我是一个程序员. 微信公众号 : shaohuogun2019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读书笔记之雅典民主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