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披露我和知识星球老吴的一段对话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14 日
首次披露我和知识星球老吴的一段对话

知识星球用户超过 2000 万了。

说起常常打开的 App,知识星球就是其中之一。为什么用这个 App,因为我是自己星球的星主,还是冯老师的免费星球《互联网消息树洞》的合伙人。我用知识星球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天输出自己的思考,同时回答读者的问题。

说起来惭愧,我算是知识星球很早期的用户了,那会还叫小密圈,2016 年 3 月我开始试用这款产品,那时候他们的用户数据应该是大几万,已经折腾一阵子。到了2017年3月,用户量增长到了90-100万,2017年11月,改名为知识星球,用户突破了500万。今年三月,知识星球创始人吴鲁加和我说,用户已经突破 2000 万了。

一个付费的知识服务产品,注册用户能到 2000 万,付费用户几百万,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成绩单。

产品做多了,你会发现一条真理,没有一个产品是完全按照规划中的特性实现完成的,也就是说,计划要不要做,要,能不能按照计划执行,不能!这看起来是一个悖论,但现实世界就是这样。很多战争在战斗打响之前,都会做详尽的计划,不过很多计划的内容是告诉你遇到变化怎么办,因为对手不会乖乖的按照你的计划来和你战斗,真正到了战斗的时候需要有人临危受命,有人当断则断,最终赢得战争。

产品计划和项目计划都是一个道理,启动产品研发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阶段性的计划和长远的规划,在执行的过程中会不断的遇到问题和挑战,解决问题,循环迭代,产品就像有了生命力一样,最后会演化出自己最终的形态。

很多人看知识星球的案例会觉得这家公司很神奇,体量不小了,公司人却不多,小几十个人,大部分是工程师,运营常年就一个小姑娘,每个星球的主人自动成为知识星球的运营,产品似乎数年不变,界面改动都少,生命力却很顽强。

其实没那么容易,焦虑和苦逼才是创业者在漫漫长夜中最常品味的东西。知识星球光 Slogan 就改了四回,其中还停服过一段时间,吴鲁加说,能撑下来,也算奇迹。

Slogan V1:小圈子,更亲密

Slogan V2:移动协作利器

Slogan V3:开心工作,安心分享

Slogan V4:连接一千位铁杆粉丝

V1 和 V2 完全是 toB 的产品模式,那时候要解决的痛点是企业说了这么多,什么都没留下,积累呢?文件呢?讨论呢? 新人进来,什么东西都得全部重新说一遍?然后是移动协作。到了 V3,考虑到做小团队共享,做社群的这群人的需求,又着重解决了:我不要再增加 7 群 8 群 9 群了,累死人了,怎么让一个群里的客户相互之间无法交流,只听我的。

从产品心态上看,这些尝试都失败了。最后是 V4,冯大辉老师给吴鲁加带来了灵感。知识星球最终解决的是:

1、内容创作者的付费渠道

2、内容创作者的粉丝管理工具

3、不用给手机和微信,就可以和 KOL 近距离交流

4、通过简单粗暴的「收费机制」,过滤掉喷子和键盘侠

5、对用户来说,可能可以亲近 KOL、可以获得知识、可以获得连接 KOL 分享出来的高质量粉丝的机会

从此,知识星球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通道,以前老吴在我的群里有个分享,以对话的形式讲了一些产品历程和思考,如下:

1、问:产品从 V1 到 V4 改变这么大而且还要做三个终端,这是一个成本很大的决定。开销这么大,如何决定产品走向呢?通过 customer discovery 还是团队创始人自己发现需求?

答:在前面的几个版本都是我们团队自己琢磨,琢磨之后做一下推演,找几个用户聊一聊,之后就上马了。这个时候这种所谓的客户调研在一定程度上不可靠,因为很多用户在你问他们「有了这个东西你要不要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要」。但你让他们掏钱买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你改了什么我再买」。所以这个问题基本上是我们自己发现的需求,经过仔细的思考,经过一些和准用户的沟通,然后就剩下拍脑袋了。

2、问:一般精益创业都是通过先确定目标用户,再通过调研确定用户需求,最后找到解决方法。你有没有这么做?

答:我们倒不是先判断目标用户,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先找到某一个痛点,这这问题是确实存在的。我们再围绕这个痛点解决问题,顺便再判断一下这个痛点困扰了哪些用户。当然我们从 V1 到 V4 围绕了一件事 —— 微信群,微信群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空间,就是因为它没法做的更好,不是它不想做的更好,而是微信群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用,它只能做到极简,这就是张晓龙说的「我已经做的最简了,没有人能超过我」。它极简了的时候就给我们留下了一定的市场空间。

3、问:在做知识星球过程中有没有一个明确的 Vision(愿景)?我觉得只有确定了自己的 Vision,向着这个方向努力,才不会失去方向。否则可以做的事情这么多,真的很容易迷失。

答:我认为并没有非常明确的愿景,我们在做产品的过程中,甚至做到一半我们就去做其他项目了,而不是一个产品一条路一直下来的。

4、问:未来知识星球会变成一个什么形态?

答:有一次,我跟 Tony (张志东)在聊产品的时候,我很装逼的说我们半年到一年的计划是什么的时候,被他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说「你想清楚下个礼拜要干嘛,三个月内要做成什么样子就行了,如果真的说半年到一年,你可能自己都不信」。仔细想想也是这样。换一个角度说知识星球,就是我会有一点认为知识星球并不完全死知识付费的一个产品。现在知识星球是在知识付费的外衣掩盖下的一个带有关系链的一个产品。比如说池老师的关系链,被池老师带到了他的知识星球里,所以长时间来看,池老师的关系链会非常值钱。所以我希望好好挖掘池老师的价值,把他变成 IT 届的第一网红,就了不起了。

5、问:知识星球能做成您认为最主要的因素是什么呢?

答:首先是知识星球还没做成,我觉得首先很大一个因素是冯大辉老师和池老师在知识星球的初期,他们有很多拥簇者,又是很棒的内容创作者,他们以这样的身份加入到知识星球,他们又对软件,又对用户体验以及交互都非常了解。他们进入到知识星球,他们来给知识星球提意见,我觉得这个帮助是非常大的。其次站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移动互联网的国内的小额支付,红包大战,打车大战也好,他们把用户的支付习惯都拉起来了,甚至有很多像得到,钱聊这样的产品又把内容的价值凸显出来了,这么多有力的因素就让知识星球更有机会站起来。

6、问:是不是你觉得知识星球在未来定位是短问题的快问快答?

答:知识星球更是个社区,不完全是个内容工具。所以还蛮坚持现在这种比聊天略复杂,比图文更简单的方式。

7、问:感觉知识星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给内容生产者带来了价值。以后是不是可以围绕这个方向继续深耕,加入有更多的附加价值的功能。

答:我们的一个目标是尽可能让知识星球越来越简单,让更多的垂直圈子用上知识星球。我们一直在做一个一个垂直行业渗透。

8、问:那以后会发展歌星影星粉丝圈方向发展吗?那些圈子不怎么需要内容沉淀,但是付费意愿估计非常强。

答:娱乐圈其实是我们在发展初期刻意避免的,虽然我们认为这个方向是对的,他们的付费能力又强,影响力也大,很有可能快速的将知识星球带到另一个极端去了。所以我们在发展初期刻意避免了,说不定以后会小规模的尝试一下。


你看,做一个产品,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清晰的路线,大部分创业者都是在山间野路上勉力向上攀爬,周围雾气四处弥漫,一不留神就可能摔倒或者掉入山涧。很多东西,根本看不清,只能去试,成功了就能向前一步,然后继续探索。

做为用户,我觉得知识星球的运营可以再加强一下,产品迭代可以更快一点,不过这些终究是需要吴鲁加和团队来考虑的问题,一切都取决于判断。

发布于: 2020 年 06 月 14 日 阅读数: 975
用户头像

池建强

关注

极客时间创始人,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2007.10.10 加入

老程序员,编程、写作、做产品、摄影、打羽毛球,是目前的几大爱好。目前在极客邦创业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首次披露我和知识星球老吴的一段对话